点击关闭

外卖群体-高温津贴问题都会被拿出来拷问一遍-石嘴山新闻

  • 时间:

黄磊晒二女儿画作

高溫長期「霸屏」,導致外賣、快遞訂單量暴增,快遞員們頭頂烈日穿梭在大街小巷。環衛工、建築工人、交警等從事不同戶外工作的人,也因為各種原因需要堅持在高溫下工作。但持續在高溫下工作,存在不同程度的安全風險。如「熱射病」不得到及時救治,病死率可達70%。所以,「熱死了」並不完全是一句玩笑話。檢索新聞不難發現,在安徽等地已有人因高溫倒下。

但即便如此,高溫津貼問題仍舊要在喧囂的輿論場中再刷一刷存在感。這不僅是因為,長時間暴露在高溫下進行各種工作的,多半是環衛工人、建築工人、外賣騎手等這些最普通的勞動者,遭遇高溫津貼被剋扣的群體也基本與此重合。而這個群體在話語場中往往是「失聲」的,他們總是處於「被講述」「被代表」的境地。另一方面,據世界氣象組織(WMO)預測,最近5年會是有史以來最熱的5年,而這已經是他們連續第三年做此預測。科學模型的推演和我們的切身體驗都足以讓人相信,高溫極端天氣的增多在短期內恐難以逆轉,如何保障高溫下的勞工權益也將成為一項無法迴避的長期議題。

高溫津貼即便老生常談也值得再談一談

(作者:莫潔,系媒體評論員)

【新聞隨筆】上海連續一周以上發佈高溫橙色預警,湖北7月29日一天內連發51條高溫橙色預警,拉薩首次迎來氣象學定義上的夏天……2019年的夏天,出現在它前面次數最多的定語是「有史以來最熱」。

今年6月,全國總工會下發通知,再次強調各級工會要督促用人單位按規定發放高溫津貼,不得以防暑降溫飲料和必需藥品充抵高溫津貼。但顯然,在這個足夠熱的夏天以及未來可能會更熱的N個夏天,要想避免高溫津貼問題一再出現,需要的遠不止於此。

每年高溫季到來,高溫津貼問題都會被拿出來拷問一遍,輿論對此多少已有些疲態。除非有新奇的或極端的個案出現,高溫津貼問題已經很難激發起公眾的討論熱情和言說慾望。

2012年,國家安監總局等四部門印發《防暑降溫措施管理辦法》,對高溫天氣下的各項勞動保護作出明確規定。職能部門責任邊界不清、保障措施欠缺精細、津貼發放不公平、勞動者維權尷尬……在對高溫津貼的檢視文章中,這些方面幾乎都會被提及。在媒體多年的相關調查統計中,勞動者不知有高溫津貼或者「只聽過,沒見過」,高溫津貼遭「花式剋扣」,除了統計佔比高低的排名不同外,沒有一項從選項清單上消失過。

今日关键词:驴友私穿贡嘎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