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水准一个-国测一大队队员在南澳大桥进行水准测量工作-健康新闻网

  • 时间:

女子捂死3岁幼子

4月,很多地方已是春暖花開。但在平均海拔4500米的西藏那曲地區,仍是寒風瑟瑟,雪花紛飛。打開國測一大隊隊員李保峰當時傳回的外部作業視頻,風雪聲伴隨着隊員們沉重的喘息聲。

「總書記在回信中要求我們『心系人民、情系人民,忠誠一輩子,奉獻一輩子』,我們要把這一囑託變成測繪工作者永遠的信仰和底色,堅定用腳步丈量大地的初心。」採訪中,這席話不時被測量隊員說起。他們告訴記者,雪域高原常年嚴重缺氧,戈壁荒灘常常沙狂風大,這是改變不了的。我們需要改變的,是技術和裝備,需要堅守的,是精神和作風。

國測一大隊隊員經常把自己比作「拓荒牛」。每一項國家重大工程的背後,都有測繪工作者默默付出的身影。而在工程落成之時,他們早已奔赴下一個戰場。

航飛員趙越、鄭文科一次在雲南昭通上空飛行,兩個人都暈機了,吐得厲害。等飛機降落,趙越當即暈倒,被送往醫院。那一天,他們總計飛行超過11小時。

「大伙兒勁一下子鼓起來了」「總書記的回信,為大隊發展樹立了新航標、注入了新動力。進入2015年,我們在業務、技術、人才隊伍轉型上面臨不少坎。就在這時候,我們接到總書記回信,大伙兒勁一下子鼓起來了。」國測一大隊隊長李國鵬回憶說。

習近平總書記回信后,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慕名來到國測一大隊求職、工作。

從服務廣深港高鐵地下隧道建設,到為千年大雁塔「體檢」;從幫助雲南昭通高速公路選線,到對內蒙古呼倫湖進行水下測繪……近年來,一個個國家、省級的重大建設項目施工現場,都飄揚着國測一大隊鮮艷的隊旗。他們在重力測量、大地水準面精化、獨立坐標系建立、跨海跨江高程傳遞、精密工程測量等方面,居於國內領先方陣。

在無法接收到衛星導航信號的地下,指引重達上千噸、長度近百米的盾構機毫無偏差地向目標掘進,是國測一大隊最新練就的一項「絕活」。

2018年8月21日,我國首條穿越長江底部的特高壓輸電管廊——蘇通GIL綜合管廊成功貫通。管廊長達5.5公里,直徑超過12米,最深處標高達-74.83米,南北兩岸貫通誤差卻不能超過5厘米。國測一大隊先後兩次對管廊進行高精度陀螺定向和精密導線複測,「相當於用地球重力原理,給盾構機裝上了一雙明亮的『眼睛』。」說到這兒,國測一大隊新技術應用部技術負責人劉勝震滿是自豪。

測繪科技日新月異,並不意味着測繪工作者的付出會減少。航空測繪,聽上去比徒步丈量輕鬆不少,實則不然。由於作業需要,航拍飛機機艙內外部是連通的,飛行高度接近4000米,沒有加壓艙,沒有吸氧機,顛簸加上低溫,滋味可想而知。

開闢新領域,走向新賽場。2016年4月,應急測繪中心在國測一大隊掛牌;2016年8月,新技術應用部成立。

忠於黨、忠於人民、無私奉獻,是共產黨人的優秀品質。黨的事業,人民的事業,是靠千千萬萬黨員的忠誠奉獻而不斷鑄就的。不忘初心,方得始終。全國廣大共產黨員要始終在黨愛黨、在黨為黨,心系人民、情系人民,忠誠一輩子,奉獻一輩子,以自己的實際行動,團結帶領億萬人民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共同奮鬥。

1991年出生的何子豪找工作時,放棄了一家待遇優厚的城市規劃院,選擇了國測一大隊。剛剛入職,何子豪就被派往甘肅西部進行為期5 個月的水準測量,每天頂着接近40攝氏度的高溫,扛着15公斤重的儀器行走在沙漠戈壁。他說:「大隊不僅是測繪的技術高地,也是測繪工作者的精神高地。比起物質待遇,成為楷模團隊的一員,人生更精彩。」

「我們現在航拍的影像可達到3厘米的分辨率」

2016年底,國測一大隊購買了無人機。「80后」程小凱帶領一批「90后」隊員,駐紮在無人曠野,頂烈日、冒嚴寒,枯燥地重複着每一個訓練動作。「原本1年的訓練計劃,我們用半年時間完成了。谷歌影像分辨率一般是0.5米,我們現在航拍的影像可達到3厘米的分辨率。」程小凱說。

——習近平用雙腳丈量國土,用科技測繪山河,自然資源部第一大地測量隊(國測一大隊)是海拔8844.43米珠穆朗瑪峰的測量者。飛船上天、大橋跨海、西氣東輸、南水北調……組建65年來,國家許多重大工程,都有他們的身影。

國測一大隊隊員告訴記者,其實,起伏高山、連綿江河、壯闊草原、茫茫大漠,在測繪工作者眼中就是無數個點,每一個點,都對應一組數據、坐標和地理信息。「總書記親切溫暖的回信,讓全社會對我們從事的這項工作有了更多的支持和理解,也讓我們找准了事業原點、職業坐標」。

「有段時間,每隔幾個月,我們就會引進幾套高新技術設備。面對以前從未接觸過的航空重力測量系統、機載激光雷達等設備,沒有捷徑,大伙兒加班加點地鑽研。」大隊副總工程師劉站科告訴記者。

「拿一等、二等水準測量來說,1998年我進隊那會兒,一個水準小組一年只能測200公里;現在有了先進裝備,一年能測1000公里。」國測一大隊辦公室主任任秀波說,但水準測量方法沒變,依然要靠步行完成,儀器前後每距30米架一個標尺,一個點測完再步行到下一個點,每公里偶然中誤差不能超過0.45毫米;全國12萬公里長的基本水準線沒變,不論科技水平如何提高,這些路都要一步步走,因為,至今世界上也沒有更省力的辦法。

「找准了事業原點、職業坐標」

今年29歲的觀測員劉郝偉,是一名「測三代」。從2017年開始,劉郝偉參加陝西省北斗衛星導航定位基準站系統建設二等水準測量,與13個小組78名隊友歷經春夏秋冬,觀測完成9000千米,水準路線遍布三秦大地。「我從爺爺和父親那裡懂得一個道理,測繪工作者不把測繪工作本分盡到,就會增加其他工作難度,增加社會運行成本。」

長期以來,國測一大隊從事的主要任務是建立和維護國家坐標體系等國家測繪基準,這是一項為國家各類基礎建設打地基、搭框架的工作。2015年前後,隨着新一代國家測繪基準體系基礎建設工作臨近尾聲,測繪服務需求日益多元化,大隊也加快了轉型升級的步伐。

「堅定用腳步丈量大地的初心」(牢記囑託奔跑追夢——收到總書記回信之後)

創下無數「第一」,填補多項空白。2015年5月25日,國測一大隊6位老隊員、老黨員用攀過珠峰的手,寫信向習近平總書記彙報。同年7月1日,習近平總書記回信,充分肯定他們愛國報國、勇攀高峰的感人事迹和崇高精神,對全國測繪工作者和廣大共產黨員提出殷切希望。

2019年初,國測一大隊負責實施第三次全國國土資源調查西藏雙湖和拉薩城關測區工作。正月初十剛過,李保峰就和隊友們趕赴西藏,每天徒步近20公里,調查舉證、核實地類、編輯整理。那是李保峰工作12年來第十二次進藏作業。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總書記回信中的這句話,大隊所有人都時刻牢記在心。記得我剛參加工作時,一心想的就是建設好國家,在設備上不落後、在技術不受制於人。為國奉獻的想法,到現在也不曾改變。」邵世坤是2015年給習近平總書記寫信的6位老隊員、老黨員之一。老人今年84歲,身板依然硬朗。退休后,他時常回到大隊,給年輕隊員講述測繪工作者的艱難歲月和奮鬥足跡,「熬得住艱辛,耐得住寂寞,不計較個人得失,是測繪工作者應有的品質。」邵世坤說。

2018年10月23日,世界最長的跨海工程港珠澳大橋正式開通。曾為大橋建設提供首級控制網測繪的國測一大隊隊員們難掩心中喜悅:「我們很多人能說出每一座橋墩的精確點位。好想抽時間,到大橋上看一看、走一走。」

國測一大隊隊員在南澳大橋進行水準測量工作。王曉強攝

今日关键词:女子捂死3岁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