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毛泽东对“理论与实践”关系的探究下-体育新闻361-废金属资讯网
点击关闭

东方理论-在毛泽东对“理论与实践”关系的探究下-废金属资讯网

  • 时间:

李宇春暗黑哥特风

《實踐論》中說,要知道梨子的味道,就要親口嘗一嘗。

在尋烏做調查的毛澤東這份調查報告,為制定正確對待城市貧民和商業資產階級的政策,確立土地分配中限制富農的「抽肥補瘦」原則,提供了實際依據。

1937年,抗大邀請毛澤東講授哲學,給了毛澤東整理思路、寫下成果的契機,「梨子」的味道,在毛澤東筆下終於成形。

他走進尋烏的城鎮與農村,從商業到手工業,從田間到巷尾,和農民一起勞動,和商會一起賣貨,進行着細緻而詳盡的考察、分析,並整理成了8萬多字的《尋烏調查》。

「哲學家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而問題在於改變世界。」

馬克思說:「為了實現思想,就要有使用實踐力量的人。」

到達延安后,如何總結經驗,避免再一次失敗,盤亘在毛澤東心頭。

毛澤東並不認同,他堅信,中國革命鬥爭的勝利,要靠中國同志了解中國情況。而了解情況,要靠調查。

在東方的沃土裡,這一朵「實踐」花讓每一位共產黨人,都變成了使用實踐力量的人。

彼時,遵義會議剛剛結束了王明等人在中央的統治。共產黨人認識到第五次「反圍剿」的失敗不在於敵強我弱的客觀事實,而是錯誤的軍事指揮,讓紅軍的戰略突圍變成了一種「驚慌失措的逃跑」。

那時的毛澤東,已經看到費爾巴哈等舊唯物主義哲學家們的局限性,了解到「實踐」對革命路線的指導意義。可如何吸收馬克思主義的精華,將它科學地應用於中國革命,並沒有清晰的前路。

學習故事丨從費爾巴哈到「實事求是」,東方開出「實踐」花

在習近平總書記的書目里,也靜靜躺着這本《關於費爾巴哈的提綱》。

它靜悄悄地走進「知行合一、行勝於言」的講話里,走進建設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的踐行中。

於是,《實踐論》問世了。這一本在當時只為明晰教條主義對革命路線的影響,指明中國革命與實踐的書稿,在毛澤東對「理論與實踐」關係的探究下,成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經典著作。

科學的「實踐觀」從此在這個東方大國紮根地更加牢固,並在中國化的理論下,繼續指導着我們的實踐。

它從梁家河的種地、打壩邊來;從《擺脫貧困》的一頁頁書稿里來。

馬克思在《關於費爾巴哈的提綱》中的最後一句話,仿若一道圍牆,把那些無視「實踐」的哲學家們,徹底隔絕在了舊時代。

1930年,正在進行土地革命的紅四軍攻克了江西贛南的尋烏縣。「打土豪、分田地」氣勢正酣。可貧民要救濟、地主要打擊,居於中間階級的城市貧民和商業資產階級該如何對待?

部分同志眼睛一閉,張口「拿本本來」,照搬照抄,按照上級指令機械劃分,不顧眼前的實際。

隻字之差,即與真理失之交臂。

對於毛澤東來說,「梨子」,他已經嘗得夠多了——兩次大革命的失敗,為他積累了足夠的實踐,而今,是時候品一品其中的味道了。

照搬馬克思主義的理論,讓革命陷於險境,也讓戰士們九死一生。認識不能脫離實踐,要知道革命的理論和方法,就要參加革命。

其實,早在寫出《實踐論》之前,對於理論與實踐的關係問題,就已經在毛澤東的思考中。

它跟着習近平總書記的腳步,從東到西,從南到北,從黃土高坡到雪域高原,走遍了全國集中連片的貧困地區,最終在湘西的十八洞村,播下「精準扶貧」的雨露。

從費爾巴哈到「實事求是」,自有一條內在的邏輯線。

自此,科學的「實踐觀」得以在馬克思筆下生長,唯物主義獲得了成長的根基,並漂洋過海,引領着一個古老的東方國家,重獲新生。

而今,這一朵「實踐」花開在了新時代的偉大征程里。

三、一次「知行合一」的再飛躍

而「實踐觀」在這個東方國度落地開花的過程中,也發生了同馬克思對費爾巴哈的批判,類似的故事。

歷史很快給了他撥冗眼前迷霧的機會。

已經紮根東方大國的「實踐觀」,終於有了一個中國氣派、中國風格的名字——「實事求是」。

一、一本鼓勵你「親口嘗一嘗梨子」的書

「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成了尋烏調查給毛澤東最大的財富,他找到了遵循馬克思主義的路徑。馬克思主義的「實踐觀」,內化為毛澤東心中認識中國實際、改造中國實際的理論武器。

1941年,在高級幹部會議上作報告的毛澤東,再一次提起「實踐」的觀點,並第一次作出了科學解釋。

郭沫若仍記得,毛澤東的辦公桌上,擺滿了馬列著作。有一次,他隨手翻開一本《辯證法唯物論教程》,開頭和空白處,密密麻麻地排列着墨筆小字的旁批,內容全是中國革命中路線鬥爭的經驗教訓。

後來的故事,正如認識論的兩次飛躍一般。這個從中國革命實踐中獲得的理論,再一次被應用於中國的實際,並在一次又一次的勝利中不斷被證實、不斷被完善,進而飛躍成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重要成果,接續指導着我們的革命與鬥爭。

白天陝北的土地上,夜晚寂靜的窯洞里,失敗的原因被毛澤東抽絲剝繭,逐漸顯露真容。

儘管這位19世紀的哲學家費爾巴哈,創造性地從唯物主義的角度把「神創論」拉回了世俗社會,但他對於人的理解,卻謬以「動物般的感性對象」,否認「實踐是人的本質」。

正如費爾巴哈看到了「神的本質是人」,卻沒有看透人的主觀能動性;以王明為代表的「左」傾教條主義看到了馬克思主義的真理光輝,卻沒有明白認識與實踐結合的重要性。

【編者按】時代向前,歷史空留,穿行其間的精神卻亘古而恆定。打撈散落的故事,學習不變的精神,我們特別推出「學習故事」專欄,以理論學習為出發點,以故事為載體,帶您重溫近百年間,我們黨永恆的初心。

然而,兩次失敗的疑雲在毛澤東這裏,卻揮之不去。馬克思主義的理論與中國革命的現實,在戎馬倥傯的日子里,交織浮現在他的腦海。

「實踐」,從馬克思對費爾巴哈的批判起步,跨過山海,來到遙遠的東方大國,又在東方的沃土裡紮根,長出「實事求是」的花朵。

二、一次「實事求是」的思想升華

毛澤東在延安的窯洞中寫作《實踐論》

但戰事緊迫,紅軍只得調整了軍事問題和組織問題,便又踏上征途。深層次的思想路線問題,便被無奈擱置了。

今日关键词:王丽坤否认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