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局势进一步恶化、出现特区政府不能控制的动乱-前沿融资讯-延安新闻网
点击关闭

记者暴力-香港局势进一步恶化、出现特区政府不能控制的动乱-延安新闻网

  • 时间:

地震预警覆盖四川

BBC記者: 剛才的短片包含一名記者在香港機場被抗議者圍攻的畫面。另外一個人也在機場受到抗議者圍攻,但他是來自深圳的便衣警察。請問目前有多少內地警務人員在香港活動?

劉大使: 平息就是終止目前的事態。

記者追問: 如果和平示威一旦失控呢?

關於普選,中央政府支持香港實行普選,這是香港政制改革的終極目標。但改革必須有序推進,必須符合香港的實際情況,依法循序漸進地推進。2015年,如果不是反對派的抵制,香港立法會就已經通過關於普選的立法了,結果實行普選的進程被迫推遲。西方普通民眾對此了解甚少。

劉大使: 很多人以為「修例」是特區政府按中央政府指令或授意所為,實際情況不是這樣。「修例」完全是由特區政府發起的,林鄭特首本人也在多個場合表示,她從未收到中央政府任何相關「指令」。香港特區政府已決定暫緩「修例」,我們對此表示尊重、理解和支持,希望英國媒體注意我用的這三個詞。我認為中國中央政府將繼續這麼做。

香港經濟的確受到衝擊,香港的國際形象和聲譽受到損害,令人痛心。香港是個非常安全的城市,法治指數很高,根據2018年世界正義工程法治指數排名,香港排名16,領先美國3位,美國排名19。這還只是法治指數,在安全指數方面,香港與西方城市相比更是遙遙領先。的確,我們都看到恒生指數下跌9%,港元匯率等也下滑了,非常令人痛心。正如我在開場白中所說,我認為香港民眾應當珍惜來之不易的發展成果,我希望並期待香港回歸理性。昨天我也聽到一些來自香港工商界的聲音,他們沉默了一段時間,但現在開始發聲了,他們認識到這樣的動亂將給香港這座城市、給香港的繁榮穩定造成多麼大的損害。

劉大使: 關於香港警察的履職表現,我認為你說得很對,他們展現了極大的克制,超過很多其他國家的警察。他們非常專業,贏得包括美國、加拿大、法國等許多國家同行的欽佩。短片中看到的情況,如果發生在西方國家,警方處理時會使用更多強制手段,但香港警隊保持了克制。這讓我想起不久前的6月,英國環保組織申請在希思羅機場抗議,警方警告其如果這麼做將面臨終身監禁,敦促其三思而行。我們也都知道英國警方是如何處理倫敦騷亂的,使用了何等強制手段。

谢谢大家!

劉大使: 戴維斯先生,距離上次接受你採訪已經很長時間了,很高興再次見到你。你第一個問題是關於示威者。我們當然會區分普通示威者和極端暴力犯罪分子。極端暴力分子不能代表大多數香港民眾,許多參加示威的人是被蒙蔽的,一些香港和西方媒體誤導了民眾。每個社會都有自己的問題。香港回歸中國以來,取得巨大發展成就,「一國兩制」取得巨大成功,但仍有許多需要改進的地方,比如年輕人的發展問題。香港經濟存在一些問題,過於倚重金融服務業和房地產業,年輕人上升通道有限,他們有抱怨,我們都理解。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非常重視這些問題,正採取切實措施予以解決。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將給年輕人帶來更多發展機會。如果把香港和一河之隔的深圳做一個比較,就會發現很大差別。深圳在30年間從一個小漁村發展成為一個充滿生機和活力的大都市,成為年輕人創業之地,擁有諸如華為、騰訊、大疆等眾多高新科技公司。在香港卻沒有一家像這樣的世界一流科技企業。特區政府正在想辦法解決這些問題。我們應注重發展問題,但抗議示威不是解決問題之道,社會混亂只會讓年輕人蒙受更多損失。我們關注年輕人的發展,會將受蒙蔽而走上歧途的年輕人與少數極端暴力犯罪分子區分開來。

劉大使: 這反映出你對有關問題缺乏了解,低估了香港特區政府和警方的能力。他們有準備、有能力妥善應對和平抗議示威。當然,前提是抗議示威必須是和平的、非暴力的。

劉大使: 我剛才在開場白中已經回答了你的問題。採取果斷措施是必要的。我已經說了,如果局勢進一步惡化,變得無法平息、不能控制,中國中央政府不會坐視不管。中央政府有足夠多的手段、足夠強大的力量平息事態。如果你認真聽我的講話,就能找到答案。

2019年8月15日,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在駐英使館就香港問題舉行中外記者會,針對近期發生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街頭暴力激進活動不斷升級闡明中方原則立場。英國廣播公司(BBC)、BBC廣播四台、獨立電視台、天空新聞台、電視四台、《金融時報》、《每日電訊報》、《泰晤士報》、《衛報》、路透社等英國媒體,新華社、中央電視台、中國新聞社、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中國日報》、《經濟日報》、《科技日報》、《光明日報》、《環球時報》等中國媒體,以及彭博社、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今日俄羅斯電視台(RT)、加拿大廣播公司、鳳凰衛視資訊台、《歐洲時報》、《英中時報》、《僑報》等27家中外媒體50餘名記者出席。記者會上還播放了揭露香港一小撮暴力激進分子違法犯罪醜惡行徑的短片。記者會實錄如下:

劉大使: 我在此重申,我們堅信在中國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在香港特區政府和林鄭月娥行政長官的帶領下,香港社會一定能夠儘快止暴制亂,儘早恢復正常秩序。這樣,我也就不需要再次舉行記者會了。

下面,我愿回答大家提问。

劉大使: 剛才視頻所顯示的以及我們最近看到的在香港發生的殘暴惡劣行為,特別是香港機場事件,被不少媒體稱為恐怖主義行為。暴徒攻擊警察、損毀設施,甚至襲擊記者,你們的同行、一位中國記者就受到圍攻。這些都是恐怖主義的苗頭,我稱其為「新極端主義」。如任其發展,將演變為恐怖主義。我們相信特區政府和香港警方現在能掌控局面。如局勢進一步惡化,特區政府難以控制,中央政府絕對不會坐視不管。

劉大使: 不是抗議,是動亂。

今日俄羅斯電視台記者: 自美國政府將華為公司列入「實體清單」,中美經貿摩擦逐步升級,你認為美方是否會將香港問題作為解決貿易問題的籌碼?如果是這樣,中方將如何應對,會否在香港問題上作出讓步?

路透社記者: 感謝大使給我第二次提問機會。你剛才回答BBC記者提問時提到,香港特區政府有權決定是否暫緩或撤銷「修例」。可否明確一下,如果林鄭月娥特首及其領導的香港特區政府決定撤銷「修例」,中國中央政府會否同意?

「治則興,亂則衰」。這句中國古訓對今天的香港再適用不過。目前,有30多萬英國公民在香港工作和生活,300多家英國公司在香港投資興業。香港保持繁榮穩定,不僅符合中國的利益,也符合包括英國在內的各國共同利益。我衷心希望,英國各界有識之士認清大局,多做有利於香港繁榮穩定的事,抵制和反對任何干涉香港事務、破壞香港法治的言行。我堅信,在中國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在香港特區政府和林鄭月娥行政長官的帶領下,香港社會一定能夠儘快止暴制亂,儘早恢復正常秩序,使香港這顆東方明珠重放光彩。

獨立電視台記者: 你剛才說,中國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你能澄清一下這究竟意味着什麼?有人看到軍隊和武警在深圳集結,這是否意味着採用軍事手段可能性上升?

劉大使: 你已經部分回答了這個問題。我們相信這些極端暴力活動都有幕後「黑手」,一些外國勢力和組織為其提供資金和其他支持,甚至有外國官員會見「港獨」分子。他們出於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就是要把香港變成中國的麻煩,阻止中國發展繁榮。因此,為了使香港亂局儘快平息,外部勢力應立即停止干預香港事務,停止你剛才提到的那些行為。

路透社記者: 你剛才提到一些抗議示威活動開始出現恐怖主義的苗頭,你能否解釋構成恐怖主義行為的紅線和轉折點是什麼?依照中國法律,這是否將成為中方向香港派軍隊的合法依據?

關於英國外交大臣打電話干涉香港內部事務,這不是一般的打電話討論問題,而是用打電話向特區政府施壓。英方說對警察使用暴力表示關切,譴責雙方的暴力,這種「各打五十大板」的做法是混淆是非。指責正確的,就是支持錯誤的。這裏的關鍵是電話談話內容是不是干涉內政。英國政要經常訪問香港,我們對此不持異議。但如果英方言論是在干預香港司法獨立,比如之前一些政客要求香港特區政府「不能懲罰暴力違法者」,這就是干擾破壞香港的司法獨立,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BBC外事記者: 第一個問題,你提到中國內部事務不容外國干涉,如果英國政府要求就香港面臨的危機進行對話,是外國干涉嗎?關於「修例」,除了擱置還有其他解決辦法嗎?中方是否準備撤銷「修例」?第二個問題,你提到中國將不惜一切代價平息抗議活動……

第一,堅決支持香港特區政府止暴制亂、恢復秩序。希望廣大香港市民,特別是一些不明真相的年輕人,認清當前香港局勢,珍惜香港回歸後來之不易的良好發展局面,顧全大局,團結一致,堅定不移挺特首、挺政府,守護香港的法治與正義,維護祖國統一和香港繁榮穩定。希望香港各界人士不要被反對勢力所利用和裹挾,要向一切暴力行徑大聲「說不」,要向一切踐踏法治的行徑堅決「說不」,堅定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堅定支持香港警方嚴正執法。

CGTN記者: 我的第一個問題是,隨着抗議者的暴力行為升級,香港警方的應對措施也不可避免地升級。近日來,香港警隊遭遇襲擊,如果放在其他地方,同樣的襲警行為會受到嚴厲處理。為什麼媒體,特別是西方媒體仍然嚴厲批評香港警隊?第二個問題,昨天英國企業得到警告,要評估香港目前存在的投資風險,而且有28個國家已經針對香港發出了不同程度的旅行警告,這是否意味着香港經濟面臨一個轉折點?

CNN記者: 感謝大使也給我第二次提問的機會。你剛才反覆提及中國中央政府仍對香港局勢保持耐心,並強調你們有足夠的辦法和力量迅速平息事態。那麼你認為在接下來的數周之內,香港特區政府能否使事態出現根本改觀?或者你再舉行一次記者會,繼續回應外界關切?

CNN記者:特朗普總統已表示希與習近平主席討論香港問題。中方是否已正式回應其提議?如習主席同意與特見面,將有助於緩解香港當前形勢嗎?

BBC廣播四台記者: 第一個問題,你是否承認大多數抗議者並不是「暴力分子」、「極端分子」,而是普通市民?他們有律師,有公務員,他們對中國政府感到很失望,要求享有更多言論自由,支持普選。你能否解釋中國政府為何反對普選?第二個問題,中國是否仍然遵守《中英聯合聲明》?

第三,外部勢力停止干預香港事務。有諸多證據顯示,香港局勢惡化到今天的地步,與外部勢力介入與煽風點火是分不開的。一些西方國家政客和機構明裡暗裡為暴力激進分子提供各種支持,為他們撐腰打氣,甚至干擾香港司法獨立,阻礙香港警方將暴力犯罪分子繩之以法。我想重申,香港是中國的香港,香港事務絕不容外國插手。我們奉勸那些外國勢力,尊重中國主權和安全,立即停止以任何方式干預香港事務和中國內政,立即停止縱容暴力犯罪,不要誤判形勢,在錯誤的路上越走越遠,否則必將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劉大使: 我要反問你一下:如果面臨兩種形勢,一種是香港局勢失控、持續動蕩;一種是中央政府果斷介入、終止動亂,哪一種符合工商界利益?我認為答案顯然是後者。當然,這隻是極端情況,並不是現實。我們希望香港事態平穩有序結束。這需要在廣大愛國愛港人士堅定支持下,香港特區政府和香港警方嚴正執法、果斷執法,儘快將違法分子繩之以法、嚴懲不貸,依法維護香港法治環境和社會秩序。這是香港的當務之急。

當前,香港處於關鍵時刻。如何結束香港亂局?這是所有關心香港前途的人都在思考的問題,也是英國各大媒體頭版頭條和「封面文章」之問。我們的回答堅定而明確:我們希望香港事態平穩有序結束,同時我們做了最壞準備。如何實現香港事態平穩有序結束?我認為,以下四點至關重要:

BBC廣播四台記者: 感謝大使給我第二次提問的機會。我注意到你在剛才的答問中表示,對香港暴徒與和平抗議者要加以區分。你可否在此對香港市民明確一點:如果結束暴力,大家仍可繼續進行和平抗議,不會遭受中國中央政府的干預,即中央干預只針對嚴重損害中國利益的暴力行徑?

關於《聯合聲明》,人們經常把「一國兩制」和《聯合聲明》混為一談。《聯合聲明》已經完成了歷史使命,即將香港歸還中國以及在1984至1997的13年間確保香港在回歸前平穩過渡。《聯合聲明》提到「一國兩制」,但「一國兩制」是中國政府單方面的政策宣示,寫入《基本法》。中方堅定遵守《基本法》,遵守「一國兩制」50年不變,而不是遵守《聯合聲明》50年不變。

彭博社記者: 我注意到視頻里一位香港官員表示香港警察從未打出真正槍彈。社交媒體上傳播的視頻顯示,中國軍隊正在香港之外進行反恐演習,如果軍隊派往香港,是否將被授權使用真槍實彈?

劉大使: 你實際上是提了三個問題,我從最後一個問題回答。我說過,我們有足夠多的辦法和足夠強大的力量結束香港事態。我們這樣做才是真正在捍衛「一國兩制」。一些極端勢力要求「香港獨立」,他們企圖利用香港向內地滲透,破壞內地的社會主義制度,這是在削弱「一國兩制」。我們應該知道,「一國」的意思是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中國對香港擁有主權。「一國」是「兩制」的前提,沒有「一國」,「兩制」就無從談起,二者是有機統一的整體,不能只強調一個,削弱另一個。中國要做的正是為了維護「一國兩制」。

《衛報》記者: 你說的「不能控制」是什麼意思?如何確定事態處於不能控制的狀態?

劉大使: 我認為,英國的某些政客,雖然身體已經進入21世紀,但腦袋卻還停留在殖民時代。他們依然將香港當作是大英帝國或英國的一部分。他們應該改變思維模式,擺正自己的位置,認識到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而不是英國的一部分。

劉大使: 我不認為特朗普總統已正式提出要與習近平主席會面,他應該是在推特發文提到香港形勢。我們可以討論香港問題,但最重要的是,香港事務是中國內政,中方堅決反對任何外部干涉,一些美國議員提出所謂關於香港的法案,違背了國際關係準則。我特別要強調的是,中方堅決反對任何外國政府官員給特區政府負責人打電話,公開施壓。

劉大使: 我想這樣回答你的問題。香港的形勢十分嚴峻,但我們對特區政府和行政長官處理和平息局勢、恢復秩序有充分信任和信心。正如我在開場白中所說,如果香港局勢進一步惡化、出現特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動亂,中國中央政府絕不會坐視不管。中國政府有足夠多的辦法和足夠強大的力量迅速平息動亂。

彭博社記者: 你提到當前亂局將損害香港經濟和營商環境,我認為香港工商界贊同這一點,他們十分擔心街頭示威會削弱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但他們中很多人也憂慮中國中央政府直接干預香港事務,比如派軍隊鎮壓所謂街頭暴力。他們的一些關切是合理的。你認為中央政府出於維護香港繁榮穩定和國際地位的需要,今後會否創造更多與街頭抗議者接觸和對話的空間?

關於「修例」問題,「修例」已經暫緩,下一步將由香港特區政府來決定,林鄭特首已承諾要與社會各界進行更多溝通和討論。我在上次記者會上說過,這是一個好條例,完善香港的法律制度,符合香港的利益,將香港變為「正義天堂」而非「避罪天堂」。特區政府需要時間解釋「修例」符合香港利益,從而說服香港公眾,爭取公眾理解。

一些極端激進分子在香港興風作浪,打着所謂民主的幌子,掩蓋其反法治、反社會、反「一國兩制」的真實面目和險惡用心,是兼具欺騙性與破壞性的「新極端主義」。他們打砸立法會,衝擊中聯辦,暴力襲擊警員,在香港機場非法集結致使機場全面停止運營,已經構成嚴重暴力犯罪,開始出現恐怖主義的苗頭。中國中央政府絕不會放任少數人以暴力行徑把香港拖向危險的深淵,絕不允許任何人破壞香港的法治與良好發展局面,絕不允許任何人以任何借口破壞「一國兩制」。如果香港局勢進一步惡化,出現香港特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動亂,中國中央政府絕不會坐視不管。按照《基本法》規定,中國中央政府有足夠多的辦法、足夠強大的力量迅速平息可能出現的各種動亂。

獨立電視台記者: 能不能詳細解釋一下「平息」(quell)一詞的含義是什麼?

劉大使: 你不妨回憶一下我剛才的開場講話:如果香港局勢進一步惡化,出現香港特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動亂,中國中央政府絕不會坐視不管。按照《基本法》規定,中國中央政府有足夠多的辦法、足夠強大的力量迅速平息可能出現的各種動亂。目前香港局勢是可控的,仍在香港特區政府有效管控下,不存在你談的假設情況。

《泰晤士報》記者: 英國議會下院外交委員會主席圖根哈特表示,英國應考慮給予香港居民英國國籍,中方對此如何評論?

今日俄羅斯電視台記者: 根據美國媒體報道,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為部分香港抗議示威者提供了資金支持。中方是否掌握美國在背後策劃香港抗議示威活動的證據?

我們已經對英國政客的言論表達了關切。英方要改變思維方式,要有大局觀,香港保持穩定和繁榮不僅有利於香港和中國內地,也符合英國的利益。

劉大使: 關於第一個問題,我想我已經回答了。首先,當前我們仍然相信香港特區政府有能力處理好香港事務,特首是很有能力的領導人,贏得了廣泛尊敬和支持。當前,他們對事態處理得當,值得信任。我們有信心、有決心、也有能力迅速平息事態。關於第二個問題,中方當然希望中英關係能夠進一步發展,良好的關係符合中英雙方共同利益。媒體上關於英國政局評論很多,我倒是不希望你們那麼快再換首相,否則下次記者會可能又要把新首相拿出來說事了(眾人笑)。約翰遜首相是我任駐英大使以來打交道的第四位首相,我們對推進雙邊關係抱有期待,希望雙方沿着習近平主席訪英時開啟的中英關係「黃金時代」大方向繼續前進。但良好的雙邊關係必須建立在相互尊重主權和領土完整、互不干涉內政的基礎上,這是我們在建交聯合公報中就已明確的原則。只要堅持這些原則,雙邊關係就能順利發展,反之就會遇到困難。希望英國新政府在香港問題上堅持原則、妥善處理,即香港是中國的領土,香港關乎中國主權,香港是中國的內政。

第二,堅決依法嚴懲暴力犯罪分子。有法必依、違法必究是任何一個法治社會的基本要求。暴力就是暴力,違法就是違法,這不會因為暴力違法分子打着什麼幌子就發生變化。只要是違法行為,無論怎麼粉飾,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只要參与暴力犯罪活動,無論是誰,都要追究其法律責任。試問,英國會允許極端激進分子衝擊議會、破壞議會設施而逍遙法外嗎?英國會允許用致命武器襲擊警察、燒毀警署而不受懲罰嗎?英國會允許暴徒打着所謂民主的幌子佔領機場、堵塞交通、破壞社會秩序、威脅民眾生命財產安全嗎?這些行為在英國難道不構成違法犯罪嗎?姑息違法,就是褻瀆正義;縱容暴力,就是踐踏法治。任何一個法治國家,任何一個負責任的政府,都不會對上述暴力行徑坐視不管。中國中央政府堅定支持特區政府和香港警方嚴正執法、果斷執法,儘快將違法分子繩之以法、嚴懲不貸,依法維護香港法治環境和社會秩序。

劉大使: 7月3日,我在使館舉辦了一次中外記者會,介紹香港「修例」問題及中方立場。此後一個多月以來,香港反對派和一些激進勢力繼續借口「反修例」進行各種街頭激進抗爭活動,暴力化程度不斷升級,社會波及面越來越廣,完全超出自由集會與和平抗議範疇,嚴重挑戰香港法治和社會秩序,嚴重威脅香港市民生命財產安全,嚴重破壞香港繁榮穩定,嚴重觸碰「一國兩制」原則底線,致使香港面臨回歸以來最嚴峻的局面。

劉大使: 我了解的情況是,昨天一個深圳居民在機場為他的朋友送行,遭到了暴亂分子的圍攻。另一個遭圍攻的是中國內地記者,有人聲稱他是個警察,把他綁起來,但其實他是個有名、有姓、有註冊的記者。

天空電視台記者: 你剛才說北京有力量在必要的情況下平息香港的事態,能否說明在何種情況下會派軍隊赴香港?他們將如何應對普通民眾的抗議?在上次記者會上,你說英中關係因為英外交大臣的言論受到損害。這次記者會,我們有了新首相。英中關係是改善了、恢復正常了還是繼續受到損害?

BBC外事記者: 如果派出軍隊,是否意味着「一國兩制」、香港「高度自治」遭到破壞?會對香港經濟造成巨大傷害嗎?

第四,媒體承擔起應有的社會責任。香港事態發生以來,西方媒體扮演了十分不光彩的角色,不僅沒有公正客觀報道,反而混淆是非、顛倒黑白、誤導公眾:連篇累牘地渲染所謂「和平示威權利」,卻對極端暴力分子破壞社會秩序、襲警傷人的違法犯罪行為熟視無睹,對支持特區政府、守護香港法治正義聲音更是鮮有見報;將破壞香港法治、為非作歹的暴徒美化為「支持民主的人士」,卻將特區政府和警隊維護香港法治、保護市民生命財產安全的正當合法舉措惡意污衊為「鎮壓」。正是這些媒體的「選擇性失聲」和「歪曲性報道」,使錯誤輿論大行其道,誤導了許多不明真相的民眾特別是香港年輕人。可以說,西方媒體對香港今天的局面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我真誠地希望西方媒體反思自己行為的社會影響,承擔起應有的社會責任,公正客觀地報道香港局勢,不要再為極端暴力分子說項,不要再給香港亂局火上加油,為平穩、有序結束香港亂局營造良好的輿論環境。為了幫助各位理解我說的第四點,我們製作了一個短片,讓大家看一看在西方媒體看不到的畫面,聽一聽在西方媒體聽不到的聲音。

劉大使: 「不能控制」就是失去控制,這個意思很清楚,大概不需要查《牛津大辭典》。我們希望事態處於香港特區政府和特首管控之下。我們相信當前局勢仍是可控的。

劉大使: 中美經貿磋商仍在繼續,我對此持審慎樂觀態度。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日前訪問紐約,會見了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就包括貿易問題在內的中美關係交換了意見。中方不會在香港問題上犧牲原則,來換取與美方達成貿易協議。我們從不拿原則做交易。香港問題純屬中國內政,我們堅決反對任何外來干涉,不管這個干涉來自哪個國家。

今日关键词:余生请多指教片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