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职场言钧-才发现大家并不是因为工作未做完加班-永城新闻网

  • 时间:

2019G7峰会

職場形式主義害苦人「必須警惕這種形式主義對職場的侵害。」當聽完記者對「摸魚式加班」現象的描述后,重慶工商大學管理學院人力資源專業講師郝德誠坦言。

「領導不走我也不走」為何一再上演

從這之後,張言鈞有意識地把下班時間延後,也注意同事們在幹什麼,才發現大家並不是因為工作未做完加班,更多時候就是為了給領導做做樣子。「領導也非常樂意看到大家都待在公司,時不時要求我們在辦公室待命,周末也常被要求去辦公室加班。有時候明明和一些員工無關的工作,領導也要求來陪加班,來了之後也沒有什麼事,大家只能坐着磨時間。」

如何杜絕像「摸魚式加班」這樣的形式主義在職場中滋生,郝德誠給出了建議:「真正良好的企業運轉靠的不是領導印象,而是合理的管理機制,依靠機制去提高勞動效率和勞動質量,對於能夠按時保量完成工作任務的僱員給予合理獎勵,而對於拖延甚至偷懶的僱員進行懲罰,消除『唯時長論』『坐班不做事』『領導不走我不走』等形式主義現象,才能真正促進僱員的自我努力,也才能在企業內部真正凝聚奮鬥精神。」

時間一長,張言鈞對這樣的現象感到極為反感,但想到領導的委婉批評和同事的種種表現,他又不敢直言不諱。「不加班就等於不上進?這是什麼邏輯?」張言鈞一臉苦笑。

被迫「摸魚式加班」既無效率,又令職工反感

「我現在只想快點辭職。」近日,《工人日報》記者接到一位市民的電話,情緒激動地表示「苦受單位的加班文化折磨。」 不加班等於不上進?

「領導也沒有直接點我的名,只是在例會上提到有些員工上進心不夠,不能把工作做在前面。」張言鈞說,聽到領導的話后還有點懵,還是一位同事提醒了他,「不要太急着下班,多在公司坐坐,畢竟領導還在。」

「雖然反感,但很無奈。」一位國企員工告訴記者,他們對這種摸魚式加班沒什麼大驚小怪,據他所知,大多數企業都存在,「只是嚴重程度不同而已。」據介紹,有些此現象突出的單位,下班不走的領導其實也在「摸魚」,大家心照不宣。

給記者打來電話的市民叫張言鈞,目前在重慶一家文化傳播公司任品宣總監助理。

晚上7點,記者應約來到張言鈞公司樓下,以友人的身份進入了他正在供職的公司。雖說已經是下班時段,但記者看到公司燈火輝煌,部門崗位上坐滿員工,根本沒有下班的跡象。

跟着領導一起「摸魚」記者發現,像張言鈞所在單位的這種「加班文化」,還並非個例,網絡上有人將此現象總結出一個詞語:摸魚式加班,意思就是領導沒有下班,員工也不能提前離開。

至於「摸魚式加班」則被郝德誠比喻為「毒瘤」,強調這種表演式的加班只會害了職場人,用虛假的奮鬥去博得領導的好印象,長此以往,工作效率並沒有提升,反而讓身在職場的人們陷入處處耍小聰明、投機取巧的惡性循環。「另外,從運營成本的角度來說,無效的加班也讓企業無形中增加了不必要的支出。」郝德誠說。

更為關鍵的是,在許多公司,「摸魚式加班」並無加班費和補休,員工下班后乾耗在公司,得不到相應補償。

重慶某傳媒公司的員工稱,他們公司的領導是外地人,家人都不在重慶,回去也沒事做,下班后就喜歡待在辦公室,事實上也沒有干工作,只是為了耗時間,偏偏還不喜歡員工比他先下班,時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公司長時間有員工待着,這樣才顯得有人氣。」而員工們儘管深感厭惡,但敢怒不敢言,用他們話來說:「就是為了在領導面前刷存在感,讓領導看到自己在『努力加班』,贏得一個好印象。」

他們為何不下班?記者的疑惑得到了張言鈞的回答,「因為領導還沒走。」

「表面上看起來大家都還在努力工作,但很多人都在干與工作無關的事情。」經張言鈞提醒,記者才注意到很多員工的電腦頁面要麼是無關緊要的網站,要麼是正在瀏覽購物網站,甚至還有員工半遮半掩地玩遊戲。

張言鈞告訴記者,起初進入公司時,他也沒發現什麼端倪。「像我們這樣的公司,加班的情況時常會有,所以開始並沒有什麼不適應。」直到有幾次,張言鈞想到手上的工作完成得都很及時,一到準點就下班,居然遭到了批評。

郝德誠告訴記者,平時他們也會對職場中的一些現象進行關注和分析,形式主義是目前職場中表現得最為明顯的通病,而「摸魚式加班」算是一種新生的形式主義。他分析道,不是說職場中不允許加班,但如果出現頻繁加班情況,應該從僱員和僱主雙方找原因。如果是員工自身問題,應督促其儘快提升工作效率;如果是因為工作量太大,公司要考慮加派人手,協同其一起完成。

記者發現,這種摸魚式加班的風氣還不僅僅在辦公室,如今在網絡上也愈演愈烈。「我們公司就有這樣的情況,一些員工愛在朋友圈裡曬,比如回家後繼續工作,或者比如周末在辦公室待到晚上,就是為了讓領導看到,而我很清楚,大部分曬出來的人其實都沒有實實在在做事情。」張言鈞稱,「都說職場如戲,全靠演技,我是真真切切地領受了。」

今日关键词:周杰伦售日本豪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