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青蒿素抗药性研究取得阶段性进展-北京时间新闻-国际国内新闻
点击关闭

呦呦课题组-其青蒿素抗药性研究取得阶段性进展-国际国内新闻

  • 时间:

西班牙国庆日阅兵

設備簡陋,沒有排風系統,更沒有防護用品,科研人員除了頭暈眼脹,還出現鼻子流血、皮膚過敏等癥狀,屠呦呦也出現了中毒性肝炎。

確實,不得不說,青蒿素是舉國體制的結果。40多年來,青蒿素、雙氫青蒿素、復方蒿甲醚、青蒿素哌喹片……青蒿素和它的衍生物在抗瘧臨床得到廣泛應用,並走出國門,最終影響了世界。

191提取物在臨床前試驗時,個別動物的病理切片中發現了疑似毒副作用。到底是動物本身存在問題,還是藥物所致?搞毒理、藥理實驗的同事堅持:只有進行後續動物試驗、確保安全后才能上臨床。

為什麼古人用「絞汁」?是不是加熱破壞了青蒿里的有效成分?屠呦呦決定用沸點只有34.6℃的乙醚來提取青蒿。「我們把青蒿買來先泡,然後把葉子包起來用乙醚泡,直到編號191提取物,才真正發現了有效組分。」屠呦呦說。

「獲得有效成分只是第一步,要應用還必須先進行臨床試驗,這就需要大量的青蒿素。」課題組成員姜廷良回憶,課題組「土法上馬」:用7口老百姓用的水缸作為實驗室的常規提取容器,裏面裝滿乙醚,把青蒿浸泡在裏面進行提取。

隨後,課題組的首要任務是儘快找到青蒿乙醚中性提取物中的有效成分。1972年11月,在團隊成員倪慕雲的色譜柱前處理的基礎上,鍾裕蓉採用硅膠柱分離,用石油醚和乙酸乙酯—石油醚洗脫,最終獲得具有抗瘧作用的有效單體青蒿素。青蒿素就此誕生。

屠呦呦的同事、中藥所研究員廖福龍回憶,由於兩個孩子無人照看,她就把4歲的大女兒送到託兒所全托班,小女兒放在寧波老家由老人照顧,全身心投入抗瘧中草藥的研發。

臨危受命 歷盡艱辛發現青蒿抗瘧有效組分

欣喜的是,如今,對青蒿素的抗藥性研究,取得了階段性進展。屠呦呦團隊成員、中國中醫科學院青蒿素研究中心研究員王繼剛介紹,根據研究,青蒿素在人體內半衰期很短,僅1至2小時,而臨床推薦採用的青蒿素聯合療法療程為3天,青蒿素真正高效的殺蟲窗口只有有限的4至8小時。而現有的耐葯蟲株充分利用青蒿素半衰期短的特性,改變生活周期或暫時進入休眠狀態,以規避敏感殺蟲期。同時,瘧原蟲對青蒿素聯合療法中的輔助藥物「抗瘧配方葯」也可產生明顯的抗藥性,使青蒿素聯合療法出現「失效」。

破解「抗藥性」難題 青蒿素研究繼續前行

「我是組長,我有責任第一個試藥!」為不錯過當年的臨床觀察季節,屠呦呦向領導提交了志願試藥報告。1972年7月,屠呦呦等3名科研人員一起住進北京東直門醫院,經過一周的試藥觀察,未發現該提取物對人體有明顯毒副作用。

磨礪半個世紀 青蒿素成為中國獻給世界的禮物

接手任務后,屠呦呦翻閱古籍,尋找方葯,對能獲得的中藥信息,逐字逐句地抄錄。到1971年9月初,課題組篩選了100餘種中藥的水提物和醇提物樣品200餘個,結果卻令人失望。「我也懷疑自己的路子是不是走錯了,但我不想放棄。」屠呦呦說,重新看醫書,終於,「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漬,絞取汁,盡服之。」葛洪的《肘後備急方》中關於青蒿抗瘧的記載躍然紙上。

科技創新70年·歷程本報記者 付麗麗6月17日,屠呦呦團隊對外公布,其青蒿素抗藥性研究取得階段性進展。同時,團隊還發現,雙氫青蒿素對治療具有高變異性的紅斑狼瘡效果獨特。這對中國乃至全球來講,無疑又是一大喜訊。

1969年1月底,39歲的衛生部中醫研究院實習研究員屠呦呦,忽然接到一項秘密任務——「523」任務:以課題組組長的身份,研發抗瘧疾的中草藥。大學時學習藥學、畢業后又脫產學習過兩年中醫、科研功力紮實的屠呦呦,被委以重任。

實驗過程繁複而冗長。1971年10月4日,191號青蒿乙醚中性提取物的動物抗瘧實驗最後出爐——對瘧原蟲的抑制率達到了100%。

以身試藥 土法上馬 青蒿素終問世

不僅如此,團隊還十分關注青蒿素的抗癌等功效。再就是備受關注的有關青蒿素類藥物治療紅斑狼瘡問題。雙氫青蒿素對治療具有高變異性的紅斑狼瘡效果獨特。目前已開展二期臨床試驗。試驗表明,青蒿素對治療紅斑狼瘡存在有效性趨勢。對此,王繼剛和廖福龍也表示,關於雙氫青蒿素治療紅斑狼瘡的作用機理,還有待進一步研究。

青蒿素,是中醫藥給世界的一份禮物。背後的艱辛,唯有經歷的人才能體會。屠呦呦,作為中國中醫研究院終身研究員兼首席研究員、青蒿素研究中心主任,其感受更深、付出更多。然而,她卻總說:「在全球瘧疾防治的戰場上,個體的力量是渺小的,只有有組織有目標的大團隊作戰才能逐步戰勝瘧疾。」

自上世紀70年代青蒿素問世以來,所治愈的瘧疾患者不計其數。

毋庸諱言,青蒿素對全球瘧疾防治功不可沒,但其治療瘧疾的深層機制仍模糊不清。尤其是青蒿素的抗藥性,是屠呦呦先生一直關心的問題,也是全球抗瘧面臨的最大挑戰。

然而,她們並沒有止步于青蒿素。1973年,課題組還首次發現了療效更好的青蒿素衍生物——雙氫青蒿素。這是屠呦呦及其課題組對中國乃至世界作出的又一重要貢獻。

帶着青蒿的乙醚中性提取物,屠呦呦等人去往海南昌江地區進行臨床驗證。結果顯示,該藥品對當地、低瘧區、外來人口的間日瘧和惡性瘧均有一定的效果,尤其是對11例間日瘧患者,有效率達100%。

針對此,團隊提出了新的應對治療方案:一是適當延長用藥時間,由3天療法增至5天或7天療法;二是更換青蒿素聯合療法中已產生抗藥性的輔助藥物。「在可預見的未來,繼續合理和戰略性地應用青蒿素聯合療法(ACT)是應對治療失敗的最佳解決方案,也可能是唯一解決方案。」王繼剛強調。

今日关键词:体操队无金收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