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股股东安利投资拟向员工借款不超过5200万元-山东省新闻网-河北今日资讯
点击关闭

股价员工-控股股东安利投资拟向员工借款不超过5200万元-河北今日资讯

  • 时间:

新型冠状病毒

根據計劃,2期籌集資金總額上限為6000萬元,具體包括:公司員工的自籌資金,金額不超過800萬元;控股股東安利投資擬向員工借款不超過5200萬元。員工持股計劃的6000萬份中,董監高258.5萬元,佔比4.31%;其他人員(不超過438人)出資5741.5萬元,佔比95.69%。

公司在半年報中對前三季度業績進行了預計,累計凈利潤預計為3910萬元到4000萬元之間,去年同期只有327.69萬元,同比增幅超過10倍。按照慣常思考,只要公司業績衝上,公司股價便會回歸。

員工持股計劃被套,以及導致的控股股東質押融資延期,23日到25日股價大漲大跌時放量成交,再加上三、四股東清倉式減持,有投資者在東方財富(300059,股吧)股吧中懷疑公司蹭華為熱點的動機不純。

對於目前利息費用由誰承擔問題,公司對證券時報·e公司表示,利息費用與上市公司無關,且考慮到涉及業務保密信息,暫不能提供。相關股票質押利息費用由第2期員工持股計劃承擔。

對於公司業績從2017年開始大幅下滑的原因,有行業研究員分析,一方面是環保政策趨嚴,公司的環保成本增加,二是中美貿易戰格局下公司外銷業務受到衝擊,三是上游產品成本上漲。

不過,未來依舊充滿不確定性,此舉會讓安利股份再次回到往日高毛利時代嗎?

股價上漲,員工、安利投資皆大歡喜,質押融資利息費用自然由股價上漲部分來彌補,可在股價下跌的大背景下,資本市場沒有接盤俠,股票質押存在時間只能一再延長。

與三、四股東清倉減持相對,27日,控股股東安利投資及其實際控制人,以及持有公司12.57%股份的二股東合肥工投公告稱,對公司未來發展充滿信心,未來6個月暫無減持股份計劃。公司是聚氨酯合成革龍頭企業,手握380多項專利,2500多名員工中有約400名研發人員,控股股東信心很足。但作為一家傳統製造企業,未來之路荊棘遍地。

公司也曾透露,2018年9月24日美國實施對中國2000億美元商品加征10%關稅,公司產品聚氨酯合成革及下游相關消費品在內。另外,近年來,合成革下游產業轉移,越南已成為中國人造革合成革出口第一大國。公司所處合成革行業下游全球知名品牌製造企業如Nike、Adidas、Puma、海派等均在越南設廠。

但是,仔細分析公司業績成色發現,政府補助佔了很大一部分。

對此,公司在公告中並不諱言,公司把業績大增歸因兩方面,一是上半年凈利潤大幅增長,盈利能力提升,二是三季度到賬政府獎補收入。

業績下滑,連年收政府補貼紅包

公司於2017年運作在越南設廠,今年3月份,計劃投資2200萬美元的安利越南公司工廠開工建設。

就2019年上半年來說,安利股份營業收入為8.07億元,同比增加2.45%;歸母凈利為1810.72萬元,同比增238.78%。但扣除非經常損益后,凈利僅有768.49萬元,同比增加160.14%;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凈額為-3108.66萬元,同比減少了8.08%。

5月13日,在質押回購日延期屆滿前,公司公告披露此前質押解除並再次質押,質押公司股票合計1608萬股,占所持股份比例為33.84%,質權人改為廣發和海通,質押期一年,到期日為2020年5月8日。

矛盾在2017年4月26日集中爆發,當時公司召開2016年股東大會,安利投資拋出一份有關安利股份公司章程的修訂案,共涉及13處修訂,處處針對「未經公司董事會同意的情況下通過收購或一致行動等方式意圖取得公司控制權」的「惡意收購」行為。

今年3月26日,2期員工持股計劃存續期滿,公司公告披露把存續期進行展期,展期期限自2019年4月26日起不超過12個月。

不過,這份修訂案最終被三、四股東聯合阻擊最終未獲通過。

儘管目前證監會已經確定嚴控資管產品槓桿率,股票類、混合類結構化資產管理計劃的槓桿倍數不得超過1倍,但通過大股東借款的方式,安利股份本次員工持股計劃仍然達到了6.5倍的槓桿。

加權凈資產收益率也呈下跌趨勢,2010年為32.34%,2013年為9.02%,2018年僅有2.34%。公司的毛利率出現大幅下滑,2013年到2016年均超過20%,2017和2018年分別下滑到17.04%、18.03%。

值得注意的是,2期員工持股計劃解禁至今,期間股價最高點出現在上周的9月24日,這還是因為蹭上了華為熱點。

控股股東股票質押時間一延再延

安利股份成立25年來,也曾風光過。1994年公司成立,引進國外設備工藝技術,生產PU合成革;1999年至2007年向高物性合成革和功能性PU合成革過渡;2007年到2009年,公司PU合成革銷量連續三年位居國內同行業第二名。

安利股份2011年5月上市,三年解禁期結束后,作為原始股東的勁達企業和香港敏豐多次減持套現。香港敏豐在2015年6月1日之前的減持比例超過5%以後,未及時發佈公告,且在限制轉讓期內未停止減持,在2015年6月5日至2016年11月22日期間繼續減持400萬股,違反《證券法》,安徽證監局對香港敏豐及其相關人員合計罰款90萬元。

9月21日,有投資者在互動易提問公司手機套產品是否供給華為,公司回應華為5G高端Mate30使用了公司的特級高性能生態環保材料。模糊回答之後,安利股份在23日、24日連續收穫兩個漲停,深交所23日晚間的問詢函讓公司露出原形,供給Mate30的訂單僅有15萬元,且未來供給存有不確定性。公司股價在25、26日均跌停,27日再次下跌4.79%。股價也由24日時的9.28元跌到27日收盤時的7.16元。

上周,安利股份(300218,股吧)(300218)蹭上華為熱點,股價連續兩日漲停,后又披露供給華為訂單隻有15萬元,又迎兩個跌停。23日晚間,深交所下發關注函,要求公司核實相關信息披露是否存在誤導或忽悠投資者情形。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度,截止到9月19日,公司累計收到政府獎補資金2327.94萬元,其中對當期損益產生影響的為2280.32萬元。

到2017年9月22日收盤,累計買入公司股票562.82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2.59%,成交均價為10.65元/股。鎖定期為自9月25日開始起12個月。2018年9月,鎖定期滿時,公司股價在6元左右,從那時至今再也沒超過10元。

近些年來,在環保政策趨嚴、中美貿易戰、下游產業轉移等大背景下,業績大幅下滑,公司增收不增利。2009年到2018年,公司營收從6.9億元增長到16.79億元。到2016年之前,公司在此期間歸母凈利潤均保持在4000萬元以上,最高時突破7000萬元,到2017年出現斷崖式下滑,從2016年的盈利5838萬元到虧損1666萬元。

2015年3月,上市四年後,安利股份推出第1期員工持股計劃。員工自籌資金650萬元,控股股東安利投資以自有資金借款不超650萬元、股票質押融資不超3900萬元,當年7月3日累計購入453.43萬股,購買均價約12.9元/股,鎖定期12個月。2016年7月3日解禁后19天內,也就是到當年7月22日,股票全部售出,價格為18.5元/股。由於當時大股東借款與員工自籌金額比例為1:8,當時安利股份員工持股計劃的參与者獲得了高達330%的回報。

2017年6月5日,控股股東質押公司股票925萬股給中泰證券,2018年6月4日補充質押675萬股。2018年9月26日,在2期員工持股計劃鎖定期滿時,再次補充質押270萬股,為前次股票質押式回購延期購回及補充質押。

2期與1期員工持股計劃的模式、規模相差無幾,不過,這次的結果與1期相差甚遠。

對於公司收到政府補貼較多一事,一名高管回應,公司收到的政府補助都是依據國家及當地政府有關部門公布的相關政策,經過申報、評選、公示等程序取得。近年,公司年納稅額1.2億元左右,公司經營規範,恪守信譽,社會貢獻大,同時,也從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公司經營符合國家及地方產業政策方向及相關管理規劃方向。

此外,香港敏豐還曾違法減持被證監部門處罰。

上述質押回購交易日均為2019年3月31日。今年3月29日,在2期員工持股計劃存續期到期時,安利投資發佈公告稱延期回購仨月。

在2017年一季度,公司遭遇業績低谷,在公告一季度業績大幅下滑的同時,公司推出了第2期員工持股計劃。

其實,安利股份的三、四股東也不是第一次惹事。

這種股權分散的結構一直延續至今。目前,安利股份控股股東安利投資及其實際控制人直接持有的股份比例為22.18%。而三、四股東合計持股比例為22.89%。在公司8名非獨立董事中,有三名是三、四股東提名。

近些年,公司收到的政府補助不少,就2018年來說,收到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為3063.14萬元,而當年公司歸母凈利只有2304萬元。

9月25日晚間,安利股份第三大股東股東勁達企業以及第四大股東香港敏豐均計劃減持不超過其所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上述兩家企業分別持有安利股份12.14%和10.75%股份。

此次三、四股東清倉減持后,再也不會對控股股東構成威脅,但誰來接盤仍是未知數,畢竟目前公司股價處於低位,按照30日每股7.21元的收盤價計算,買下三、四股東合計持有的4966.4萬股份也只需要3.58億元。

因為股價低迷,2期員工持股計劃被套,為員工持股計劃質押融資並提供借款的安利投資沒閑着,為股票質押辦理回購延期、補充質押、解除質押再質押等事宜。

公司於9月30日回復證券時報·e公司有關手機套研發投入多少的問題,公司表示2018年研發投入總額為8207.55萬元,具體在電子配件及包裝類產品研發投入根據實際進行核算。目前,公司電子產品及其包裝類革產品銷售收入占公司主營業務收入比重較小,2018年其銷售額僅占公司營業收入比重3.5%左右。

在這背後,是公司一連串的尷尬。第2期員工持股計劃高位被套,4月份已展期;外資三、四股東與大股東糾葛甚深,近期擬清倉減持;環保趨嚴、成本上漲以及中國美貿易戰等因素下業績下滑。

股票質押背後是高額的利息費用。根據2期員工持股計劃草案,員工持股計劃持有人支付給控股股東安利投資的利息費用等於安利投資向金融機構支付的股票質押融資的利息費用。

員工持股計劃高位被套安利股份高管和員工曾經在第1期員工持股計劃中嘗到甜頭。

2019年上半年,公司非經常損益為1042.23萬元,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為606.32萬元。

頭疼的三、四外資股東就在安利股份收深交所問詢函股價大幅波動期間,三、四外資股東宣布清倉式減持。

安利股份招股說明書顯示,公司在2006年左右變更設立股份公司。三、四股東是公司設立時的發起人,分別持有公司26%、24%股權,天眼查數據顯示,三、四股東註冊地目前為中國台灣和中國香港。公司設立時,第一大股東安利投資僅持有28%的股權,而且,安利投資內部股權也較為分散。

今日关键词:国安亚冠开门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