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多年来拍长城古堡见到最老的古堡人物-襄汾新闻-环境保护新闻
点击关闭

彦龙照片-这是我多年来拍长城古堡见到最老的古堡人物-环境保护新闻

  • 时间:

国产大型邮轮开建

「當我第一次站在長城上觀望,看到正在逝去的長城古堡,既敬畏自然規律,又惋惜被損毀的現狀。所以,從2005年起我就決定拍攝長城。」任彥龍說,他喜歡用鏡頭展現山西長城的歷史與滄桑,捕捉長城腳下民眾的生活。

羊倌、兒孫滿堂的老兩口、古堡水塘邊嘮嗑的老頭們、熱情待客的中年婦人、90多歲的小腳老太太、穿着時尚的年輕小夫妻……這些鏡頭中的主人公,每一位都讓他印象深刻。

90多歲的小腳老人端坐在炕頭上,身材消瘦,頭髮花白,臉上布滿歲月的滄桑,腳上穿了一雙尖尖的繡花鞋。一張留在古堡東門前的照片,令任彥龍深感歷史的凝重。「這是我多年來拍長城古堡見到最老的古堡人物,也是我在助馬堡拍的最有歷史意義的照片。」任彥龍說。

任彥龍拍攝的長城作品。 任彥龍 攝

作者 楊佩佩14年間,中國鐵路攝影家協會會員任彥龍行走山西長城沿線72座城堡、千余座烽火台。其間,他堅持一座古堡、一組照片、一個故事,拍攝了10萬余張照片,只為記錄悠久厚重的長城文化。

「每座古堡里的人都有不同的故事,如何拍出古堡背後的故事,展現山西長城文化,是我一直研究的課題。」任彥龍說,他將山西長城歷經幾百年所沉澱出的文化比作其「包漿」,也就是最珍貴的部分。

「晉北長城腳下還生活着很多長城戍邊人的後代,可以聽他們講長城的故事。所以『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萬里長城,只拍此一段』。」任彥龍拍攝的長城從河北懷安入山西天鎮,經新平堡、陽高等地至偏關縣老牛灣與黃河「握手」。

太原8月11日電 題:攝影家14年行走72座城堡記錄長城文化

任彥龍拍攝的長城作品。 任彥龍 攝

生於1964年的任彥龍在16歲那年,隨父母從北京來到山西大同生活、學習、工作。任彥龍的叔父是上世紀70年代北京前門「新穎照相館」的攝影師,受叔父影響開始接觸相機、暗房等。工作后,他經常因拍攝照片受到同事好評,便愛上攝影。

談及以後的計劃,任彥龍表示會一直拍下去,為山西長城的保護與宣傳貢獻自己的力量。日前,任彥龍的136幅山西長城攝影作品在山西省太原美術館展出。之後,該展將在山西平遙、山東煙台、貴州都勻、湖南郴州以及中國台北展出,此外還將在美國紐約、洛杉磯,加拿大多倫多,法國布列塔尼等城市陸續展出。(完)

今日关键词:雪莉今日出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