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雄杰这1100亩种植面积的蜜瓜-芦溪新闻-江西吉安新闻
点击关闭

农业种植-吴雄杰这1100亩种植面积的蜜瓜-江西吉安新闻

  • 时间:

张国伟跳高夺冠

1月24日,武漢封城第三天,他還在朋友圈裡說,這是紅紅火火又一年。

科學種植,吳雄傑的瓜甜度高,味道好。採摘前要進行3次糖度測試,第一次測試在預計採摘日期前7天進行,3-4天後第二輪測試,如果中心糖度達到了採收標準(通常是15度)就開始嚴格控水,在預計的最佳採摘日採摘;否則2-3天後進行第三次測試,糖度還達不到採收標準的話,就整批淘汰。

2月1日,這批冬季瓜菜從三亞出發,發往武漢。吳雄傑這1100畝種植面積的蜜瓜,年產量要達到500萬斤,這隻是個零頭。2月2日,媒體報道了吳雄傑等種植戶的遭遇,情況有所好轉。他手機頻頻響起,各地訂單都來了,13日,記者採訪他的40分鐘就被打斷好幾次。「原來主要是通過批發商,現在批發商不見了,就主要通過電商賣。」這些電商包括抖音等。2月13日這一天,他都忙着帶工作人員打包,這天銷量達到2萬斤,價格賣到了2元。蜜瓜價格波動大,一天一個樣子。

他的家鄉——海南樂東,剛好就是蜜瓜的主產區。網紋甜瓜這個產業,山東河南領先,但是海南可以做反季節。新疆吐魯番地區的蜜瓜,6-7月採收一季,9-10月採收一季,上市期在夏秋季節。海南島夏季天氣過於炎熱,不適合種蜜瓜,其餘9個月適合蜜瓜生長的季節,蜜瓜的生長周期大多在90-100天,如果安排得當,一年可以種三輪。海南蜜瓜的上市期主要集中在當年11月到次年4月,海南蜜瓜正好和其他產區錯開。

1997年,吳雄傑加入天涯初創團隊。對很多骨灰級網民來說,他們更加熟悉cocoboy這個論壇ID,這是吳雄傑任天涯論壇第一任站長的網名。此前,他編過軟件,在鋼鐵公司中任過職。

滯銷,對農民來說是損失,如果捐給武漢人民,也是為災難中的武漢貢獻一份力量。吳雄傑擔任大股東的樂東春暖花開生態農業有限公司和武漢的一家企業合作,將8萬斤蜜瓜半賣半送,樂東當地一個農村幾個個體戶自發給武漢捐助了35噸的水果蔬菜。

2015年,吳雄傑辭去天涯社區華南大區總監一職。「我要辭職了。」2015年3月底在香港,他向友人說:「我現在收入也不錯,但是我不甘心就這樣了,我想把海南農產品做出品牌賣出去。」他懂市場懂品牌,拉來懂農業種植技術的朋友一起合作,當年公司就成立了。他經常曬美食,感嘆海南有這麼多好東西,要麼外界不知道,要麼被賤賣。他有一個大產業夢,蜜瓜只是開始,火龍果、楊桃都在涉獵範圍。

為了和山東蜜瓜錯開上市,保證質量和售價,吳雄傑只種兩輪,種的主要是玉妃蜜、西州蜜25和網紋瓜,一個批次間隔一周時間,每批上市5萬斤。沒想到錯峰供應,剛好遇到這次肺炎大爆發。

大年初二,吳雄傑就下地幹活了,1100畝種植面積,每個星期都要摘一批,農忙不等人。瓜一批一批摘下來,從成熟到賣出去,有10-15天的窗口期,過了這個期限,瓜就會壞掉,這就是生鮮瓜果生意的難處。

前年行情好,蜜瓜同期售價6元/斤,吸引了很多種植戶,海南現在有65萬畝蜜瓜種植面積,同比增長了50%,去年海南蜜瓜產量就要超過新疆,樂東是海南的重中之重,種植面積達到40萬畝。

蜜瓜種植已是高投入高產出,沒有一定的資金實力根本玩不轉,海沙地的租金連年上漲,每畝在2500-3500元之間。吳雄傑的種子投入,一畝地就要1600元。近6個月,吳雄傑在地里就砸下1000萬元,40個長期工,每個月工資支出要30萬元,「現金流很緊張,要靠銀行貸款支撐,下個月要還50萬元,好在現各種扶持政策下來,貸款延期了。」

算賬年前,地頭價約在1.8元-3.8元/斤,去年12月1日,吳雄傑給蜜瓜測蜜度,12月7日往重慶發了3車,12月9日又發了4車,一切都很正常。按照這個價格水準,吳雄傑今年銷售額可以達到1300-1500萬元,毛利率在30%左右,這是一個正常利潤水準。

吳雄傑是那種喜歡分享喜悅,將壓力暗自消化的人,可是1月30日那天,他在朋友圈裡發了不那麼喜悅的一段話:「受疫情影響,海南冬春季農產品無法運出,其實也是重災區。只是這些群體,你們看不到。」這文字讓配圖也顯得很沉重,女工在一大堆蜜瓜里勞作,在此以前,一般這種配圖都給人豐收喜悅之感。

初心不同於普通農戶,吳雄傑一開始就是高舉高打。

顯然,如果走淘寶,瓜很快就能賣出去,但按照淘寶的價格,吳雄傑營收只能打對摺。吳雄傑走的是品牌路線,瓜種都要8毛錢一粒。

吳雄傑和每日優鮮等平台也有合作,這些平台講品質,價格也不錯,和他的定位相符合。但是這些平台的銷量太小,走不了量。「我看淘寶一個官方說法,他們平台幫助老百姓賣了500噸蜜瓜,也許對淘寶來說,是一個很大的量,其實對農批市場來說,這些都是微不足道的。未來一個月出來的瓜,我估計都要10萬噸以上。」和淘寶的合作,讓吳雄傑很猶豫,淘寶有個助農項目,淘寶也拿出流量做支持,出貨的確快,但是價格遠遠低於市場平均價。因為要走量,這個平台並不要求品質,只是拼價格,最終導致果賤傷農,最後成了賣次品的地方,對農業生產消費升級不是促進而是減弱。這對淘寶倒是無所謂,淘寶按流水抽成15%。

在滯銷初期,銷售幾乎為零。「海南經濟主要還是靠農業,政府對農業很重視,本地還有一些優惠補貼。」吳雄傑表示,樂東縣主管農業的副縣長,拉了一個微信群,裏面有交通和公安方面的官員,只要運輸遇到困難,他們就立馬解決。現在依靠社區團購、直播、網店,每天能售出5000斤-2萬斤。只是價格很不穩定,量也太小。1.5元的價格是吳雄傑的盈虧線,今年是否能盈利,關鍵還要看4月份之前的市場怎麼走。

疫情疫情影響馬上開始了。沒有人來收購,物流和市場銷售不暢,蜜瓜運不出去,價格約在0.5-0.6元之間。雪上加霜的是,吳雄傑去年和深圳樂沃果業簽訂了900畝蜜瓜合作協議,提供訂單生產,履約不到50畝,市場行情不好就開始毀約。附近還有其他種植戶也因此受損。

吳雄傑希望接下來的市場能更穩定一些,現金流能回籠更快一點。

今日关键词:华为发布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