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索道所处的位置不能从核心区调整出来-东莞长安新闻-大连长兴岛新闻
点击关闭

自然保护区-如果索道所处的位置不能从核心区调整出来-大连长兴岛新闻

  • 时间:

陈坤为周迅庆生

天堂寨所在區域,既是自然保護區,也是森林公園和地質公園。這些不同類型的自然保護地,此前一直隸屬不同部門管轄。

汪柏坤建議,在總面積不變,保護強度不變的前提下,適當調整部分核心區位置,讓地方發展更有動力。

「在保護區功能區劃圖上,核心區中間有一些細細的線圈。手指粗一點的人,肯定畫不出來。」蒲發光笑着說,「如果沒有當年的未雨綢繆,現在也夠嗆。」

截至2018年,「七山二水一分田」的羅田縣,以天堂寨景區為龍頭的全域旅遊收入達到50億元,農家樂數量超過2000家,背後直接維繫着2000多個家庭的生計。

隨着環保理念和技術的提升,他認為應該本着實事求是的態度,區別不同保護類型的自然保護區,採用不同的保護方式。

2005年,湖北省羅田縣天堂寨景區索道投入使用,但直到2016年,項目負責人王輝才發現自己一直在「違法」運營。

薄刀峰是羅田縣另一處4A級風景區,同樣位於湖北大別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景區現有度假設施需要補蓋一個「生態專章」,才能更好地運營。

除了修建索道,王輝所在的公司還參与景區道路建設。交通條件的改善,降低了天堂寨的攀登難度,遊客平均遊覽時間從8小時縮減至4小時。

此次指導意見提出,「分類有序解決歷史遺留問題,保護價值低的建制城鎮、村屯或人口密集區域、社區民生設施等調整出自然保護地範圍」。

蒲發光方陽等管理人員認為,科學合理地進行功能區調整,是解決目前諸多矛盾的關鍵。但由於此事涉及部門較多,管控較為嚴格,解局需要頂層設計。

村莊「陷」核心區 基層幹部「犯難」

總面積2.8萬公頃的天馬自然保護區,原住民超過1.6萬人,其中2000多人分散居住在核心區和緩衝區。實際上,就連金寨縣天堂寨鎮政府辦公大樓都在保護區之內。

為了驅趕野豬,村民吳永田在自家地里紮起了戴假髮的稻草人,還安裝高音喇叭循環播放狗叫聲。

從湖北大別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羅田一側,翻過一道山脊線,就進入安徽天馬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兩者共同守護着華東地區最後一片原始森林。這道數公里長的山脊線,既是兩省的分界線,又是江淮的分水嶺。

「大家都知道自然保護區要按照生態系統,按照山系水系來劃分,羅田金寨這樣按行政區域劃分並不科學。此外,把整建制村莊划入保護區也存在很多問題。」徐基良說。他認為,應該用歷史的眼光看待歷史遺留問題。

羅田縣委書記汪柏坤此前長期在林業部門工作。據他回憶,當年申報自然保護區時,不同部門有不同訴求。有些想爭取項目資金,有些想給基層幹部爭取一些晉陞通道,「無論何種目的,如果沒有划入自然保護區加以保護,很難想象羅田天堂寨現在的樣子。」

作為羅田發展旅遊的重要依仗,天堂寨景區索道於2003年開工建設。全長1380米,高差400米,被稱為「鄂東第一索道」。

陳諾曾是金寨縣花石鄉一名掛職幹部,這個鄉也有部分村莊划入核心區。

當地環保局一位幹部算了一筆賬:按照每畝10元到15元的生態補償標準,羅田全縣每年獲得的錢數不足一個億,很難調動原住民的積極性。

在調研中,徐基良也深切感受到,上級部門在檢查自然保護區時,習慣套用既有條例法規,各級地方則是一查就怕,反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其實有些問題可以通過實地調查說清楚的」。

新出台指導意見或加速「破局」

既要保護環境,也要脫貧攻堅。安徽大別山地區近年來加大了生態移民力度。從2016到2018年,僅天堂寨鎮就拆除老房子1800多戶,新增土地面積2000多畝。

指導意見發佈當天,蒲發光就打印出整份文件。他在電話里頗為欣喜地說:「我認真讀了兩遍,保護區存在的問題基本點到了,有些問題還給出了解決路徑。」

反觀羅田,自然保護區數次升格,但沒有一次注意這個細節。

北京林業大學自然保護區學院教授徐基良參与的一項調查顯示,在現有474個國家級保護區中,居住人口374萬,其中核心區內住着30萬人。

根據2017年版《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保護區條例》,自然保護區可分為核心區、緩衝區和實驗區。除實驗區可進行參觀考察、旅遊等活動外,核心區和緩衝區嚴格限制人類活動,是理論上的「無人區」。

(實習生楊海濤對此文亦有貢獻)

方陽就此舉例說:「這是一個正常的手續,但在眼下人人忌憚環保的大環境下,很多部門選擇擱置。」

記者調查發現,在自然保護區內,除了旅遊設施,還有部分通勤道路、村落鄉鎮等由於歷史遺留問題而導致發展受限。

1998年至2005年,方華國一直擔任羅田縣旅遊局局長。在此期間,羅田生態旅遊發展迅速。如今已是黃岡市旅發委副調研員的方華國認為,對比其他旅遊設施,索道對環境的破壞較小,卻能最大限度地實現景觀價值。

「我們計劃再建一條,等到去申報環評時,被告知索道有一部分建在自然保護區的核心區。」王輝無奈地說,「建索道時誰會想到,日後會划入自然保護區?」

生態環境持續改善,導致野豬數量猛增,花石鄉千坪村一度成為「人豬大戰」的前沿陣地。

登山愛好者從景區入口出發,大約7小時可以登頂海拔1729米的大別山主峰。主峰之上,可以領略「北望中原,南眺荊楚」的氣勢。

6月26日,中辦國辦印發《關於建立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的指導意見》,要求各地區各部門結合實際認真貫徹落實。

「如果索道所處的位置不能從核心區調整出來,處境會愈加尷尬。」王輝說。

徐基良分析說,自然保護區的旅遊開發應該推行特許經營,經營權和監管權分開,保護區管理局只監督不經營。

景區索道被「卡脖子」湖北大別山自然保護區位於黃岡市羅田、英山兩縣北部,北接安徽省金寨縣。2003年成立市級保護區,6年後晉陞為省級保護區,2014年又晉陞為國家級保護區。

「核心區是碰不得的高壓線,又是脫貧攻堅的重點區,如何帶着『鐐銬跳舞』,考驗基層幹部的智慧。」陳諾頗為感慨地說。

金寨天堂寨景區所在的安徽天馬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成立於1998年。保護區管理局副局長蒲發光證實,1997年申報規劃資料時,考慮到旅遊開發的既成事實,將游步道和索道兩側10米到15米之間的範圍劃成了實驗區。

由於意外身陷核心區,在「綠盾2018」專項行動中,羅田天堂寨景區索道被重點巡查。管理部門出具的停運通知書,早已送達王輝手中。

2014年,英山縣在遞交自然保護區晉陞資料時,索道位置被調成在開發限制較少的實驗區。

野豬嘴很刁,專挑好的吃,經濟作物天麻、西洋參是他們的最愛。但野豬又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農民不能打,也打不過。當地兩個狩獵隊的力量也是「杯水車薪」。

大別山滋養羅田、英山和金寨共兩省三縣。從英山大別山南武當旅遊區和金寨縣天堂寨風景區,也皆有索道通往大別山主峰。讓王輝等人鬱悶的是,鄰居都在穩穩噹噹地運營索道,唯獨自己被「卡脖子」。

晉陞「國字號」8年後,安徽天馬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才首次啟動總體規劃修編。其中一項便是將天堂寨鎮政府周邊70多公頃面積調出保護區,以更好適應地方發展。但到目前為止,蒲發光尚未看到批複文件。

羅田縣也有13個整建制村划入到自然保護區,甚至部分農房被分成兩半。保護區裏面的原住民手握林權證卻不能砍伐,形成新的矛盾。

徐基良參与了指導意見出台前的數次調研,更接近決策部門對自然保護區的認知。他認為應該明確開發和發展的界限,涉及民生的,尤其涉及扶貧攻堅的,政策尺度可以大一些,「在一次內部討論中,甚至提到允許為核心區內分散的居住點『開天窗』。」

在採訪中,無論專家學者還是基層幹部,都提出相同的擔憂,好政策關鍵在落實,而落實需要大環境的改善。

今年是湖北大別山晉陞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第五年。按照國務院2013年印發的《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調整管理規定》,「自批准建立或調整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之日起,原則上五年內不得進行調整」,今年剛好到了允許申請調整的年份。

花石鄉馬宗嶺林場在划入保護區之前已經修建了一條水泥步道,環保督查下來之後,認為水泥步道破壞自然景觀,要求拆除改建木質步道。

「農民從核心區和緩衝區搬出來,鎮上居住點面積就要擴大。但遙測衛星從空中一掃,我們就得寫說明。」蒲發光已經數次建議上級部門到實地了解情況。

「指導意見提出,改革以部門設置、以資源分類、以行政區劃分設的舊體制,實施自然保護地統一設置,說的就是羅田金寨目前這種狀況。」方華國說。

據湖北大別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羅田管理局副局長方陽透露,目前正在加緊調研,希望藉此解決一些歷史遺留問題。

無論是過往的條例規定,還是新出台的指導意見,對於自然保護區的開發一直持謹慎態度。

「生態經濟領域有一個基本公式,即一片森林中,木材價值只佔5%,生態價值和景觀價值佔95%。」他說。

差不多時間,方華國通過微信發來兩個字——「有利」。

這份指導意見,為做好國家公園、自然保護區、風景名勝區、地質公園等自然保護地的管理工作,提供了新的政策供給。

「當年做規劃時,一些部門各自為政,沒有意識到日後環保執法會這麼嚴格。」方華國坦言,自己幹了旅遊這麼多年,類似羅田這樣被既成事實「卡脖子」的情況並不鮮見。

今日关键词:英国脱欧协议达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