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鑫持有暴风集团7032.24万股-保德新闻-卓创资讯塑料网
点击关闭

创始人上市-冯鑫持有暴风集团7032.24万股-卓创资讯塑料网

  • 时间:

于正谈娱乐圈套路

馮鑫最後一次出現在公眾面前,是「出事」消息發出的10天前。

MPS破產而致這一併購案以失敗告終,此後暴風集團也未履行當時簽署的協議對其進行收購。今年5月,光大資本將暴風集團起訴至法院,索賠7.5億元。這對於資不抵債的暴風而言,無異於債台加築,之於馮鑫,則意味着點燃了爆雷的引線。

在上市后的40天里,暴風拿下36個漲停板,股價從發行價7.14元暴漲至307.56元,市值飆升到369億元。那之後,講故事成了馮鑫的主打標籤。

「牆倒眾人推」在馮鑫身上並不適用。當晚,曾與馮鑫在金山軟件共事的藍港互動創始人王峰「聲援」馮鑫,「他是一個敢愛卻不敢恨的人,他沒有敵人,絕不是作惡之人。」隔天,作為馮鑫的老同事和投資人雙重身份的美圖董事長蔡文勝,也通過朋友圈為馮鑫鳴不平。

馮鑫被抓后,家鄉人和互聯網圈的朋友有着截然不同的反應。

經濟觀察報記者發現,這是唯一以馮鑫個人名義作為被執行人的執行類案件,執行法院為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所涉執行標的金額達840.22萬元。

記者向暴風集團所在的北京市公安局及海淀分局相關人士採訪,對方都表示未偵辦馮鑫一案,有消息稱,該案由上海市經濟偵查總隊偵辦,對此,記者多次與上海市公安局新聞中心聯繫,但對方稱,涉及機密信息,未給出回應。

「播放工具本身的價值有限,而馮鑫又在不斷講新故事。」迭代資本創始人周響東認為,A股對暴風集團不理性的估值或不合理預期,給這個團隊財富的虛幻感,導致創始人在業務發展的部署和規劃中「迷失」,他認為馮鑫雖然有野心,但暴風集團卻壓根撐不起。

暴風科技在對深交所問詢函的回應中稱,公司於7月25日就收到了內容為「公司實際控制人馮鑫先生因涉嫌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被公安機關拘留」的《拘留通知書》。

時間停在那一刻,坐在台下的馮鑫,聽后只是大笑並連連擺手,很難想象他今日會落難。

方興東在朋友圈中的感嘆,似乎是對落難的馮鑫的寫照,「國內資本市場猛如虎,沒有牙的老虎比有牙的更兇狠,互聯網界的朋友們都得小心點啊。一有不慎,不但不是成就你,而更有可能席捲你,摧毀你。」

「目前公司經營情況正常」,「失主」后的暴風集團如是回應經濟觀察報記者。即便在電梯內偶遇員工或趁大家午飯時間走出公司,記者嘗試打探,卻屢被告知「不知情」或拒絕回答關於公司狀況的任何問題,儼然一副全員戒備的狀態。

7月18日,在暴風集團舉辦的網絡投資者接待會上,面對擔憂的投資者近乎一致拋來的問題:暴風會不會退市?暴風集團創始人、董事長兼CEO馮鑫並未避諱,他答道,「目前公司積極開展生產經營活動,堅持應對面臨的困難。目前未觸及退市條件。」

北京偉博律師事務所律師鄧超對記者說,馮鑫的現金流都已枯竭,被起訴后根本沒有償還能力。

巧合的是,同一天,馮鑫的名字還出現在了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的一起被執行立案中。

由此,2016年,由暴風集團與光大資本牽頭,在海外進行的52億元巨資收購體育版權代理公司MPS(全稱「MP Silva Holding S.A。」)65%股權一案,重新回到聚光燈下。

周響東看來,暴風困囿在一環扣一環的錯誤中,而本質上「創始人馮鑫對公司的價值認知不夠清晰,陷入到虛幻的財富效應中不能自拔。」

考慮到馮鑫是從礦區走出的企業家,2019年春節前夕,陽泉礦區區長張立強特地到馮鑫的父親家中探望,除了關切老人的生活,同時也表達着讓馮鑫常回家看看,助力家鄉發展的希望。

落難7月29日,一場大雨沖刷着北京城,位於海淀區首享科技大廈13層的暴風集團總部猶如陰雲籠罩。

「馮鑫被抓了!」7月28日晚,暴風集團發出公告稱,公司的實際控制人馮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採取強制措施。

一大早,除了照常打卡上班的員工們,包括經濟觀察報記者在內的媒體們也紛紛到來,試圖從暴風集團內部打探到馮鑫涉案的起因事由。然而前台除了兩名工作人員,旁邊一名保安時刻盯着,不讓外人進入。

最先承壓的是暴風股價,隨後的29日及30日,二級市場股價作出的直接反應是一字跌停。8月2日上午10點左右,暴風股價已跌至4.90元/股,總市值僅為16.15億元。這隻在A股曾因40天內連續36個漲停享盡高光時刻的「妖股」,如今恐有退市的風險。

不知什麼時候,馮鑫悄然將自己的微信名字改為「馮新」,似有「再出發」之意,並於7月15日在朋友圈轉發了一條關於新《獅子王》的觀影評論,原文稱觀影經歷簡直是一場災難,他配文稱:「深以為然」。而今,他的朋友圈也定格在那一刻。

一位曾經歷暴風上市的前員工對這位老闆的評價是講義氣,但他也表示,「義氣很難做好企業。」在他看來,數百億市值的上市公司實控人,應該更有「狼性」,自私且圓滑世故,但馮鑫全然不是。

山西陽泉素有煤鐵之鄉一稱,從這裏走出的企業家數不勝數,但在飛速發展的互聯網領域,除了百度創始人李彥宏,另外一位便是暴風集團創始人、董事長兼CEO馮鑫了。

除了與馮鑫有共事交集的商界人士發出聲援,像方興東等與之熟絡的媒體評論人士也會說,「期待老友馮鑫早日歸來」。

7月31日,暴風集團在回應深交所的問詢中,進一步披露了實際控制人馮鑫被拘捕的細節,並證實了馮鑫是因涉嫌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而被公安機關拘留。

「好人」馮鑫從2005年扎進互聯網創業大潮,歷經了暴風集團這隻「妖股」的馮鑫,巔峰時刻的他曾坐擁超四百億市值,然而風光不過三四年,如今卻遭到公安拘留。

在2018年末復盤暴風上市三年的失誤時,馮鑫曾作出公開檢討:「暴風的問題,不怪A股的環境,不怪團隊,不怪債務人,99.999%怪自己。」

「MPS本身就不是一個好資產」,但周響東表示,拋開「打了水漂」的52億巨額收購項目,看暴風對外進行的所有版權採購案無一成功,「暴風的悲劇在於它自己本身,原有賽道優勢不再便去講新故事,可本質上是又踏入了一個不好的賽道。」

暴風集團的凈資產早已是負數。

迷失馮鑫命運的轉折出現在2015年暴風上市。

周響東直言,對於暴風這樣以視頻網站為主業的公司,「沒有阿里、騰訊這樣的大樹靠,玩不下去。」這又牽出了馮鑫曾經的遺憾。早在2015年暴風集團上市前,暴風影音因用戶增長速度之快,引得不少巨頭願意參投。彼時,阿里巴巴曾意向出資20億收購暴風,但馮鑫卻果斷拒絕,不僅沒有投入其他巨頭懷抱,反倒選擇單幹,並在A股開閘期間上了市。

從暴風集團7月31日晚回應深交所問詢函的細節中可知,目前馮鑫持有暴風集團7032.24萬股,占公司21.34%股份,為第一大股東和公司實際控制人,但其名下股份95.35%已被質押。

有消息稱,與馮鑫被採取措施相關的還有暴風集團內部員工及前工作人員,其中包括暴風集團前董秘畢士鈞。記者多次撥打畢士均電話,其電話顯示一直處於來電提醒狀態。而其個人微信也一直未予以回應。

科技媒體人程苓峰坦陳,暴漲的身價讓馮鑫「膨脹了」。可好景不長,特別是移動互聯網的發展,讓優酷、愛奇藝等視頻網站大跨步前進,更因相繼投入阿里、騰訊的大樹蔭蔽下,可以在影視版權收購上毫無懼色,而反觀孤注一擲的暴風,即便想在視頻領域爭得話語權,實力早已懸殊。

上述區委幹部的反應,山西當地一位媒體人解讀到,「他(馮鑫)不是出事了?這時候政府的人出來說,我怕都會說不認識。」這讓現實的殘酷氣息湧來。

「我想到朋友圈一句話:我哪有什麼堅強?不過就是死撐。」羅振宇在當年「時間的朋友」跨年演講上談及馮鑫做暴風時曾如此打趣,如今竟一語成讖。

家鄉人不願提及的馮鑫,在互聯網圈裡卻不斷有朋友為其發聲。

被抓的馮鑫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可以確認的是,此前5月中旬,深交所曾發佈一份《紀律處分事先告知書》送達公告,其中表明暴風集團原CFO畢士鈞,在擔任暴風集團董事會秘書期間,存在涉嫌違反相關規定的行為,深交所對其予以公開譴責。

某科技媒體人8月1日發文稱馮鑫為「朋友」,內文中形容馮鑫:講臉面、有底線、沉穩。

上市后的幾年間,馮鑫在每次年報的首頁中所附的致股東信中,總會勾勒暴風接下來的新戰略圖景,從「平台+內容+數據」的DT大娛樂戰略到布局四塊屏幕,打造兩個內容中心,以及N個商業變現模塊的「N421」戰略,再升級到「AI+2塊屏」以聚焦互聯網電視業務,直到2018年把所有籌碼壓在電視業務的「AllforTV」戰略。

目前未知這份公告中所講到的違規行為,是否與馮鑫所涉案件存在關聯。對此記者也與暴風集團進行確認,得到的回應是「一切以公司公告為準。」

馮鑫曾經的下屬對經濟觀察報記者稱,「無論從人品還是能力,馮鑫這位老闆在我眼中都值得欽佩。」上述馮鑫的下屬雖已離開暴風影音兩年多,但仍向記者回憶了暴風上市后的狀態,「一直在努力,想要為用戶提供更多好玩的產品。」但他也並不完全認同馮鑫對一些產品及投資的理念,特別是後邊完全押注在電視上。

7月12日,暴風集團發佈了2019年半年報虧損預告,數據顯示,預計暴風在今年初截至6月30日間,虧損高達2.3億元-2.35億元。而從暴風集團披露的2019年一季度財報中,在包含暴風智能(即指暴風TV)的情況下,總資產為12.17億元,凈資產為-8.97億元,營收規模7120.51萬元,凈利潤為-4401.97萬元。

曾在雅虎中國作為馮鑫的上司,360公司創始人、董事長兼CEO周鴻禕通過微信回應了經濟觀察報記者,他認為馮鑫在做產品和投資的思路上「確實」存在偏差,其他不想談及。

7月31日,經濟觀察報記者撥通陽泉礦區區委一位幹部的電話,說明採訪意向後,「我不熟悉呀。」電話那頭的回應直截了當,隨後電話被匆忙掛斷。

今日关键词:袁立否认私吞善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