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正东亚资本已经起诉南京建工-和平县新闻-宜宾县新闻网
点击关闭

公司国际-方正东亚资本已经起诉南京建工-宜宾县新闻网

  • 时间:

宣美撞脸刘亦菲

近日,據報道,深圳方正東亞資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方正東亞資本」)發行的鵬信5號南京建工私募投資基金(下稱「鵬信5號」),投資人到期未能得到利息兌付,造成違約。

「關於股權代持的責任,需要明確雙方是否有具體的代持協議還是通過股權信託實現的。代持的法律問題較為複雜,股權信託則是一種信託(管理人)責任。」袁增霆進一步指出,投資人只有能夠拿出方正東亞資本存在明顯的管理人不盡責行為或其他非法行為證據,才可以繼續追索。

有意思的是,《國際金融報》記者撥打天眼查顯示的卓灃投資相關電話,想要了解鵬信5號相關情況時,接起電話的人士卻表示自己這邊是方正東亞資本辦公室,目前已經起訴南京建工。對於公司股權方面的事情則不知情,具體情況可以諮詢項目經理。

那麼,對於管理人責任如何判定?

林華告訴記者,南京建工比較好的一點在於其之前數十年做了很多市政項目,雖然自身是民營企業,但有很好的政府資源,與一般民營企業不太一樣。「變成國企也是一種可能,由南京政府引入城投機構接盤。但如果盤清債務后,發現債務體量明顯超出政府能夠接受的範圍,政府方顯然也不可能接這個盤的」。

從方正東亞資本對「鵬信5號基金」應背負的管理人責任來看,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員袁增霆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如果管理人未盡到管理責任,就可能被追索;否則屬於打破剛兌情況下的正常清償,投資者承擔損失。

知情人士向《國際金融報》記者透露,目前南京市政府正在牽頭幫忙做重組,首先要做的是盤清南京建工的債務和資產。

根據Wind數據,南京建工目前債務餘額85億元,涉及11隻債券。其中以到期計,一年內有5隻,共計41億元,1-3年有6隻,共計44億元;以行權計,一年內的債券有10隻,餘額80億元,1-3年有1隻,餘額5億元。

該經理表示,南京建工不是一般的民營企業,大約八九月份會有重組確定的消息,南京建工也會有變成國企的可能,目前政府在後面幫着牽頭做重組。

「投資者還是應該從方正東亞資本角度切入。」林華補充道,南京建工早期出事情的時候,南京市政府出面解決了一部分問題。但現在債務的體量比較大,可能要統一建立債權委員會去解決。

但國通信託工作人員回復《國際金融報》記者稱,這並不是真正的「持有」,而是通過信託計劃代持,實際控股的則是卓灃投資。國通信託對方正東亞資本實際管理、兌付方面的問題是沒有法律責任的。

南京建工深陷債務危機融資主體南京建工債務危機正在逐漸發酵,目前已深陷其中。

在長安信託之後,中融信託也被曝受到南京建工違約牽連。

有知情人士向《國際金融報》記者透露,目前南京市政府正在牽頭幫忙做重組,首先要做的是盤清南京建工的債務和資產,這決定了以什麼方式對其進行重整,估計不是一個短期的事情。

而此事牽扯出來的還有,方正東亞資本和國通信託之間的股權關係。天眼查信息顯示,國通信託持有方正東亞資本100%的股權。

天眼查信息顯示,國通信託持有方正東亞資本100%的股權。這一度讓投資者看到了「希望」,但國通信託表示這隻是「代持」而不是真正的持有。

在林華看來,這估計不是一個短期的事情,可能是一個相對漫長的過程。一方面,需要對南京建工進行債務重組,另一方面還要對其資產進行盤算。

公開資料顯示,南京建工產業集團有限公司,成立於2002年,總部位於江蘇省南京市,第一大股東為南京新盟企業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民營企業,2017年實現營收151.68億元,總資產規模575.61億元,資產負債率為66.21%。

記者注意到,根據一份編號為(2019)京財保9號的民事裁定書,中融信託已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凍結被申請人南京建工集團有限公司、南京新港開發總公司、南京建工產業集團有限公司、朱承勝名下銀行存款約10.24億元,或查封、扣押、凍結其名下同等價值其他財產。

解決時間或較為漫長某從業多年的三方機構代銷工作人員林華(化名)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融資主體為南京建工的一系列信託和私募基金,每個項目具體約定的情況都不同。從鵬信5號的情況來看,投資者從國通信託(原「方正東亞信託」)這邊切入,會花費很多精力和時間,即使國通信託和方正東亞資本方面確實存在一定關聯,投資者也不太可能從國通信託這邊拿到本息。在剛兌已破的情況下,即使是國通信託自己發的產品遇到這種情況,也未必能夠做出什麼保證。

記者注意到,2019年6月18日,東方金誠調低了南京建工的主體信用評級至C。2018年12月24日,豐盛集團(2019年1月底,南京豐盛產業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更名為南京建工產業集團有限公司)的債券評級和主體評級由AA調至AA-,而此前,其債券評級和主體評級均為AA。

誰的方正東亞資本鵬信5號的融資主體為南京建工產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南京建工」),而從半年前開始,南京建工就出現了嚴重的信用危機。

南京建工深陷債務危機,牽連多家信託公司。

此事牽扯出來的還有,方正東亞資本和國通信託之間的股權關係。

袁增霆指出,對管理人責任進一步細分的話,可分為方正東亞資本的有限公司責任(由該公司承擔有限的責任)與國通信託的「股權代持」責任。如果方正東亞資本的實控人對項目施加了非法的干預影響,則可進一步追索至實控人或股權代持方。

據相關媒體報道,2018年底,豐盛集團曾發佈關於未能清償到期債務的公告,稱由於公司流動資金緊張,負有清償義務的已到期債務累計12.8億元未及時清償,其中247萬元已支付,剩餘未償還債務合計12.78億元。據稱,後來在政府的協調幫助下,僅僅用了3天該公司就解決了這大約12.8億元的債務危機。

「有必要盤清南京建工債務體量,有些債務可能都沒有公布;接着盤資產,看資產能否覆蓋債務,或者引入新的戰略投資人。」林華對記者表示,一般的情況是進行債務重整,最悲觀的可能是做司法重整,也就是破產,不管哪種情況,預計時間都不會很短。

對於公司股權的問題,上述方正東亞資本項目經理對記者表示,公司那些事情沒什麼好說的,也沒有太大意義。從項目上看,每一分錢都是以合法合規手段放給融資方的。

林華稱,印象中,方正東亞信託和方正東亞資本早前是有一定關聯的,法人代表是同一個人,後來經過幾輪股權變更之後,可能發生了變化。

因此,有投資者表示,方正東亞資本作為該信託計劃的管理人,並沒有第一時間起訴,有「不作為」之嫌。

對於「不作為」,該經理的解釋是,1月份,政府給所有債權人開過會,表示南京建工這個事情政府會管。

方正東亞資本方面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已經起訴南京建工。

7月31日上午,《國際金融報》記者聯繫了鵬信5號項目經理,該人士表示,目前方正東亞資本已經起訴南京建工。

《國際金融報》記者以方正東亞資本鵬信5號投資人名義致電國通信託客服時,相關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方正東亞資本和國通信託屬於兩家獨立的公司。國通信託並不是真正持股,只是名義上的代持,通過信託計劃做的一個處理,實際控股的則是卓灃投資。國通信託對其實際管理、兌付方面的問題是沒有法律責任的。

「具體採取什麼方式與債務體量有關,但最起碼要盤清他的債務和資產。」林華表示,目前,對於方正東亞資本來說,最重要就是先凍結南京建工相關資產。

然而,大概過了近3個月,南京建工又被拉回到了危機中。3月下旬,有報道稱,南京建工集團、南京東部路橋工程有限公司向長安國際信託股份有限公司累計申請信託貸款28.5億元已逾期。而長安信託已啟動司法措施。

今日关键词:百度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