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3分钟》每一个3分钟的小故事-阿里新闻-二手车资讯
点击关闭

一个内容-《中国3分钟》每一个3分钟的小故事-二手车资讯

  • 时间:

高雷雷炮轰足协

在騰訊視頻總編輯、企鵝影視高級副總裁王娟看來,優質原創內容永遠是視頻平台最寶貴的資源。這兩年,騰訊視頻也在積極策劃生產原創內容,紀錄片就是他們鎖定的一個重要領域。王娟表示,視頻行業目前整體處於供大於求的局面,面對海量視頻內容,觀眾的眼光更加「挑剔」,要想抓住他們的注意力並不容易。

還有美國一家運動科技企業贊助拍攝了紀錄片《勝似金牌:一個奧運黑馬的故事》,在講述一個後來居上的女子奧運奪冠的故事中,彰顯了企業永不言敗的理念和品牌影響力。影片的熱播使得片中運動員們使用的贊助設備某脈搏血氧儀迅速走紅,贊助企業的品牌影響力隨着《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好萊塢報道》等重量級媒體的報道得到了提升。著名國際科技月刊《連線》雜誌在報道中評價,這部紀錄片不僅是一部必看的奧運體育電影,還深入探索了體育與科技創造力結合的力量。

中國網總編輯王曉輝一手策劃了《中國3分鐘》節目,他認為,這個快節奏的時代,除了泛娛樂,觀眾更需要一些沉澱型的文化產品。隨着中國國力的提升,世界需要傾聽中國聲音,媒體有責任講好中國故事。紀錄片對塑造中國人文情懷與文化自信具有無可替代的作用。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紀錄片在推動中外文化交流互鑒方面發揮着愈發重要的作用。《中國3分鐘》每一個3分鐘的小故事,就像一片片馬賽克一樣,積累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向世界、向讀者、向觀眾呈現一個完整的中國形象。為什麼是3分鐘呢?「因為3分鐘最適合傳播、適合隨時隨地觀看,符合海外社交媒體短小精悍、隨時互動的傳播特點。」王曉輝說。

吃慣了文化大餐的觀眾最初會認為這種形式消解了傳統紀錄片的深刻價值。業界專家認為,微紀錄相較於傳統紀錄片至少有兩個優勢:一是時間短,傳統紀錄片一集50分鐘左右的體量很難讓快節奏生活的年輕人沉下心來觀看,而微紀錄時長一般只有5至15分鐘,更適合隨時隨地觀看,還可以通過社交網絡交流分享,更有利於傳播;二是小切口,不同於傳統紀錄片的宏大敘事,微紀錄通常選擇用小故事講大道理,表現大主題,這往往是觀眾最容易接受的方式。

藍海集團CEO諸葛虹雲告訴記者,在國際上廣受好評的紀錄片很多都是由於企業的參与和贊助,才得以呈現並能夠得到傳播。很多重視品牌軟實力的企業都在積極推動藝術作品創作。比如意利咖啡在2014年贊助拍攝了以南美婦女種植咖啡脫貧故事為題材的紀錄片《天地一沙鷗》,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意利咖啡企業品牌形象因該片的傳播影響力得到極大提升,被美國權威諮詢公司和智庫評為年度全球道德最佳公司,成為唯一上榜的意大利企業。2015年米蘭世博會上意利咖啡不僅成為獨家咖啡提供商,還因為贊助了這一關注女性成長的紀錄片,而承辦了米蘭世博會歷史上的第一屆女性論壇。

姜天驕姜天驕

快生活也需要沉澱如果說短視頻能滿足受眾對新聞資訊和娛樂的需求,那麼微紀錄則填補了移動互聯網時代文化領域的空白。對於傳媒行業來說,盈利模式有很多,但是做微紀錄更多的則是一種社會責任,傳媒行業需要承擔起傳播優秀文化的社會責任。

這一案例取得成功后,很多傳媒機構也紛紛嘗試「微」轉型。人民日報融媒體工作室先後出品《我們都是追夢人》《我們的「一帶一路」》等微紀錄片;會營銷的故宮也推出了《故宮100》,以每集6分鐘的內容講述故宮這一龐大的古代建築群中的100個空間故事,為故宮打造了一座超越時空的影像博物館。中國網紀錄中國頻道編播了微紀錄片欄目《微·觀》,每期圍繞一個主題,諸如「讓生命感受家的溫暖」「用奮鬥走向幸福」「感受創新的光芒」「展現傳承力量」等,從普通個體角度表現改革開放40年來給國人帶來的深刻變化。

「實際上,中國也有很多感人的故事值得深入挖掘。很多傳統中國文化在國外沒有得到充分認識和應用,就是因為我們講故事的方式方法出了問題。中國需要這方面的推動者,需要一批有社會責任感的企業和創作團隊共同打開這個讓世界認識中國的窗口。」諸葛虹雲說。

來自騰訊視頻的一組數據顯示:騰訊紀錄片的用戶年齡28歲以下佔比70%,紀錄片的觀看群體已經是以「90后」「00后」為代表的人群。他們不再需要「教科書式」的單一說教,而是傾向於貼近生活、具有人文精神的真實表述。因此,要想在微紀錄領域有所作為,最重要的就是研究年輕受眾群體的需求。

媒體嘗試「微」轉型「充電5分鐘,穿越8000年!」央視紀錄片《如果國寶會說話》帶火了微紀錄。這部作品以每集5分鐘的微紀錄形式講述一件國寶的前世今生。從匈奴的鷹頂金冠飾,到胡人的五星出東方利中國錦護臂,讓觀眾可以利用碎片時間認識中國文物,了解中華文化,積少成多,便達到了對厚重歷史、傳統文化的有效傳播。

10分鐘左右的紀錄片能講好一個故事嗎?能闡釋一個深刻的主題嗎?隨着央視《如果國寶會說話》節目走紅,越來越多傳媒機構開始嘗試用微紀錄的形式來進行文化內容傳播。那麼,微紀錄會消解傳統紀錄片的深刻價值嗎?業界專家認為,這是一種更加貼近網生代文化需求的傳播模式,不僅傳播力更強,其中也蘊藏着巨大的商業價值。

紀錄片蘊藏巨大商機紀錄片誕生之初就與商業行為密不可分。一方面,線上觀眾已經逐漸養成為優質內容付費的習慣,優質微紀錄片如果做成品牌,自然也會有人為之買單。另一方面,微紀錄片短小的篇幅卻有着完整獨立的敘事,成為企業講述品牌故事的絕佳途徑。一部以商業目的拍攝的微紀錄片背後有着充裕的財力支持,配合一流的製作團隊、生動的故事情節,不僅不會讓觀眾產生厭煩,還會由於紀錄片所具備的相對客觀性和紀實性特徵,潛移默化地提高品牌知名度。

微紀錄並不是傳統紀錄片的極簡版本,而是一種全新的表達方式。中國紀錄片研究中心曾給「微紀錄片」下過定義,將其闡釋為「篇幅簡短、訴求單一、視角微觀、風格紀實」,在較短時間內以小切口闡述單一主題,不追求複雜的人物關係和多變的空間環境,極力簡化人物故事發生的背景和過程。

微紀錄有大舞台□ 姜天驕如果說短視頻能滿足受眾對新聞資訊和娛樂的需求,那麼微紀錄則填補了移動互聯網時代文化領域的空白。

今日关键词:70年人民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