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PK拾计划网-十分PK拾-亚视新闻
点击关闭

企业家传奇-会给你们(日本企业家)很不一样的感受-亚视新闻

  • 时间:

70年人民记忆

用10年的時間,告別過去 從2008年開始,公司調整了業務方向。 我把產品多元化,1/3是營銷諮詢及品牌定位,;1/3是品牌運營和整合傳播;1/3是數字傳播。而這些方案的底層DNA是:人性洞察的能力,以及我們自建的稜鏡數據系統。 就是這樣,英揚傳奇渡過了這次生死劫難。

2)找到自己的同類,抱團取暖,成為彼此終身陪伴的摯友

勝利的號角是最容易讓人自我陶醉的。2008年,英揚傳奇經歷了一次痛徹心扉的失敗。 當時,我們跟客戶合作,市場策略研究幾乎全是免費的,有了合作之後,用後面製作和傳播進行價值變現。金融危機來了,許多客戶砍掉傳播費用,公司接待了大量免費業務,而收效甚微。 這讓我陷入了深深地自我否定。記得曾經有一個前輩跟我說:「中國是千里馬,即使是個螞蝗,只要牢牢盯在馬背上,就可以日行千里。」

然而,創業真的沒有想象地那麼簡單。 最開始的一個小公司,沒有知名度,也沒做過大型案例。我有大半年的時間,是完全沒有收入的。但這半年來,我很享受跟團隊一起鑽研、一起提升的過程。 這個過程就像一顆種子,後來也開花結果了,做了很多經典的案例。 1998年底,納愛斯原來是一個肥皂龍頭企業,做到了市場第一。後來要進軍洗衣粉,找到我們拍電視廣告。 當時中國市場上,寶潔已經佔據了日化市場的半壁江山。寶潔提出著名的3段論: 1,提出問題;2,展示實驗;3,承諾利益。 這個「三段論」被當時廣告界奉為圭臬,當時全國的企業,不僅僅是日化,甚至保健品、酒行業、電子產品等,都是按照寶潔的邏輯進行。 我們幫納斯愛拍片子,很想突破這一格局。否則,也很難從寶潔大軍中殺出來。當時的中國市場,洗衣粉產能供大於求,而且那一年,整個東三省都在下崗,很多家庭正經歷一段非常的艱難時期。 針對這一社會背景,我們覺得合適的產品比貴的更好,想給消費者更多情感上的共鳴。於是,我們推出了一個劃時代影響力的廣告——《媽媽我能幫你幹活了》:

這是那個時代拼搏的人,內心最真實的寫照。 當時我提出一個觀點,叫「人性營銷」,我認為,公司最大的特點就是理解中國社會,懂中國人歷經每一個時刻的坎坷和心理所求。 2000年初,中國男裝廣告還處在1.0版本的年代。就是在央視一套用5秒鐘的時間,不斷地喊口號。

熱愛,我的熱愛 今天,中國本土廣告在數字傳播領域,已經走到了無人區。網紅經濟、品牌人格化定位、移動營銷創新、消費分級的嘗試,都是中國率先開創的。 就像雕牌,我們陪着它走過了中國市場20多年的風風雨雨。如果用心去對比,會非常有意思: 最開始,我們講「媽媽,我能幫你幹活了」這樣的中國式情感;但20年之後,這些「不靠譜的」80后、90后當上爸爸媽媽后,他們對嶄新生活方式的嚮往,正顛覆那些既定的家庭觀念。 比如說:夫妻關係,從「男主外女主內」到了男女平等;婆媳關係,從嚴苛敬畏到閨蜜;長幼關係,從孝心到知心…這些微妙變化,只有身在其中的中國人,才能感知到。 我們在北上廣深,包下38輛地鐵,刷上新的家庭觀念短句子。「經常和婆婆玩自拍,關係越來越合拍」 「三好老公的標準,廚藝好,脾氣好,對老婆好」 「在一起不看手機,不在一起秒回信息」 「要想老婆皺紋少,多做家務少爭吵」

正和島廣東執行主席、聯席秘書長

我們的TVC中,找齊秦扮演了一位60后,他們這一代人,中國正剛剛開始城市化進程。

4)標杆企業參訪+海外遊學,開拓眼界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正和島。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不是有多少錢,有多高的社會地位,而是在人性最艱難的時候,敢於犧牲自我,去捍衛公平、正義、人權和平等,即使孤獨,也能夠力排眾議。我認為,生活中的每一份小事,和那份最平淡真實的愛,都是最值得堅守的美好。

大半年0收入,一舉殺出重圍,打敗寶潔 1998年初,師弟鄒暉要開一家廣告公司,請我去幫忙。我想,這可能是昏天黑地生活中的一個突破口。 當時,很多人都勸我,說電影廠的工作那麼好,不應該離開。還有人說,現在再去開廣告公司,已經很遲了,市場已經飽和了。 我想了很久,內心渴望做真正市場上的事情,更希望可以跟一群志同道合者,一路快意恩仇。於是,就下決心跳出珠江電影廠,幫師弟註冊公司,進入了創業階段。

口 述:呂曦 英揚整合營銷集團董事長

采 訪:孫允廣來 源:正和島(ID:zhenghedao)

講的是一個寧靜的小山村,有一群留守兒童,他們在最需要陪伴的年齡,早早當起了家,一個人吃飯,一個人上課寫作業……

公司被罰了1000多萬,我替人還債1000萬

1992年,我一天賺2500,塞滿整個床底 1992年,我從廈門大學畢業,去了珠江電影製片廠。 我從文案開始做起,然後做道具助理、服裝助理、製片助理、副導演…一直到做到執行導演。同事們笑稱我是「南中國第一文案」,後來又叫我「南中國第一現場導演」。 我「混」的其實還不賴。90年代是中國影視廣告最鼎盛的時代,台灣、香港的導演來廣州拍大片,都喜歡找我做現場調度…當時一個普通工人每月工資不到1000塊,我一天就能賺2500塊。 因為華南地區是中國的影視大本營,佔了全中國影視廣告的半壁江山,7年的時間,讓我瘋狂地賺錢。 那時候銀行網點不普及,我每天拍影視半夜才回家,到家之後揭起床墊,把錢全扔到床墊下面,自己也不知道究竟囤了多少錢。等到終於有休息日的時候,就全部掏出來,背着布袋去銀行存起來。 一開始,這個過程很快樂。 然而拍廣告就像流水機器,日復一日地重複一定的套路,製作團隊不斷解散又重組,忙來忙去也沒有歸屬感…我自己沒有時間思考,心裏越來越困惑,也找不到同路人。這種感覺就好像吃下的東西,沒有咀嚼。

我根本沒想到,中國市場這匹千里馬,也會有止步不前的時候。更沒有去思考,客戶營銷的需求也是不斷變化的。 結果,千里馬一停,公司立刻就掉下來了,面臨生死危機。 那段時間我很迷茫,懷疑自己的專業信仰和經營能力,總想着自己搞不下去了。一天只睡兩三個小時,起來后焦慮到渾渾噩噩,洗把臉就去公司。每天大量喝酒,產生了嚴重的酒精依賴,甚至歇斯底里。 有一次,我實在撐不住了。回到家,跑到廚房裡,把門一關,拿出所有能砸的器皿,使勁把它們砸的粉碎,然後嚎啕大哭一把。

她是英揚傳奇董事長,叫呂曦。你可能不知道她的名字,但你一定看過她做的廣告。 她曾被稱為「南中國第一現場導演」,曾憑藉一個當時家喻戶曉的TVC——《媽媽,我能幫你幹活了》,一舉幫助雕牌洗衣粉超越寶潔,成為市場第一。 後來的七匹狼(002029)、九牧王(601566)、利郎等系列廣告,更是深入人心,成為中國廣告界逆襲外資品牌的一匹黑馬。 創業30年,呂曦也遇到過公司生死存亡大考驗,喝酒、咬人、砸東西…經歷一段十分艱難的轉型期;也吃過無數虧,公司被罰1000萬,自己被「騙」了近1000萬。可以說,做企業的苦難,她幾乎都經歷過。這是一個廣告人的自白,更是對生命價值的一次次「審視」。每個人的一生,總會遇到巔峰和低谷,總會在一些事情面前不知所措……該如何審視自己? 希望這篇文章,能給你一些思考。

結果,「新家觀號」地鐵迅速登上微博熱門話題榜,閱讀3.3億,討論9.6萬。 2017年,我們讓雕牌IP成「雕兄」,做了一個刷爆全網的暖心廣告——《半個月亮》。

英揚傳奇10周年晚會,員工在表演小品 從2008年之後,我也開始真正學着如何做企業。先前時候,因為對經營本質缺乏思考,我再用人和團隊布局上,出現過重大的失誤。 我是一個很害怕矛盾衝突的人,就是一些事上拉不下面子來。2008年以前,我從沒有炒過別人,更不會和他人強調談崗位職責,談能否勝任,談是否應該離開。 英揚傳奇曾經引入一位在我眼中看來,是中國最頂尖的創意高手。我很欣賞他,但他是一位個人英雄,後來,我們之間發生了劇烈的衝突。 主要的矛盾在於2點: 第一點,他的很多創新沒有考慮客戶現階段的承受能力,以及客戶需要解決的問題,是為了創新而創新。很多時候,他做完的案子,在行業里拿了最高的獎項,但客戶卻存在很大期望值落差。 第二點,在他看來,創意是唯一的產品。而我經歷2008年事件之後,我認為客戶首要是要解決營銷問題,方法可以是多元的。所以,公司的能力也應該是多元的。如果只把創意當做唯一的產品,就會回到2008年之前,而那是十分慘痛的教訓。 他在公司這10年裡,確實給公司帶來很多榮譽。但因為分歧,很多時候我做一套,他做一套,而我是一個害怕衝突的人,不敢去做決策。我也害怕這樣一個人才的流失,會對公司聲望造成影響。就這樣,整整拖了三四年時間。 後來我才想明白,這樣耗下去對誰都不好,還很容易激發人性中的惡。我每天早上醒來,都不想去上班,心中充滿負能量,在雙方爭吵的過程中,總忍不住會去惡意揣測,甚至帶有攻擊性。 2013年,在苦苦掙扎了5年後,彼此終於告別了泥潭。從那之後,公司又進入了高速的增長期。我也祝福這位夥伴,觀點的分歧沒有對錯,各奔東西也都可以實現理想。對我來說,學會的是洞見分歧的本質,更勇敢、更坦誠地去面對。

小女孩手裡拿着半個月亮的明燈,羡慕着那些能夠回來的爸爸媽媽們,一個人失落的坐在門口等待着。

5)對話政府官員、搭建新政商關係,精準對接產業與區域資源、幫助你減輕企業負擔,解決久拖不決的難題

小女孩踩着凳子,夠着柜子上的洗衣粉。「媽媽說雕牌洗衣粉,只要一點點,就能洗好多好多的衣服,可省錢了。看我洗的多乾淨……」 媽媽回家之後,小女孩睡著了。 媽媽看到桌子上留下的字條,用鉛筆寫下幼稚的字體:「媽媽,我能幫你幹活了。」媽媽的眼睛濕潤了,抱着睡着的小女孩,默默留下眼淚。

後來「雕兄」起身走了,沒有月餅,沒有溫暖的抱抱,而是幫她帶回了另一半的月亮——小女孩的爸爸媽媽。

「有時我會想,都市是森林,而我是森林中的一匹狼。」「說真的,我喜歡狼,這個世界很現實,要生存,就要比別人更能適應環境。」 廣告中講的就是這一代人,在城市化進程中承上啟下、忍辱負重的奮鬥過程:他們在森林中,既感到孤獨,又要堅韌不拔、有所擔當。狼相信夥伴、相信團隊,並且勇敢向前。

正和島是中國商界高端人脈深度社交平台,旨在鏈接有信用的企業家,讓商業世界更值得信任。

第二天擦乾眼淚,還得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不能把這些負面情緒傳遞給大家…還有好多次,我喝醉了酒,就歇斯底里地咬人。陪我喝酒的一個同事,胳膊同一個部位被我反覆地咬…我總想發泄,中間還去練拳擊,那時候還沒有正和島,心裏的苦,無處傾訴。 從高峰摔下來的我,開始反思自己: 一開始創業,知道很艱難。但一步步努力往前走,一點點爭取社會的認可,內心是安然的。可是到了2008年發現,不是你埋頭努力或者有一技之長就可以持續成功下去的。 我認真思考,這個行業的本質究竟是什麼?怎樣才能真正地可持續經營?反思之後,我明白一個道理——企業經營的第一性原則:你不可能一扳斧走盡一生,要永遠看到客戶需求的變化,趕在這之前去部署你的能力,去提供讓客戶砍預算也砍不掉的價值。 這是我的一次,痛徹心扉的感悟。

就像「恆源祥,羊羊羊」一樣,濮存昕出來喊,羅蒙、羅蒙、羅蒙;任達華出來喊,報喜鳥(002154)、報喜鳥、報喜鳥;費翔站出來說雅戈爾(600177)、雅戈爾、雅戈爾…… 英揚傳奇開啟了中國男裝廣告2.0版本時代。當時中央5套的廣告比1套、2套便宜很多,可以用30秒,甚至60秒的時間去講一個長故事。 我們就跟閩南男裝一起「霸佔」央視5套,去講利郎是商務男裝,簡約而不簡單;講九牧王是西褲專家,講它的108道工序…每個企業都有它的差異化的定位。 就這樣,伴隨着閩南運動、服裝品牌的崛起,從2002年開始,英揚傳奇一路高歌猛進。 一直奔跑到2008年,忽然間,就變天了。

與所有廣告人一樣,很多時候,我也是頻繁出差,忙到天昏地暗。女兒對此很抵觸,有一次,我早上6點要出發,女兒要求我必須6點前把她叫醒,給她梳好頭才准出差。我起來后,叫了幾聲看她沒醒,實在不忍心,就悄悄地走了。 女兒醒來后,一個電話打過來,大哭着說我欺騙了她,說今天她就不梳頭了,說我也別回家了。就把電話掛了,平生第一次被女兒掛掉電話…… 從那以後,我時時警醒自己,審視自己作為母親的責任,在時間缺失情況下,該如何給女兒更多的愛。 而當中國企業家財富積累起來之後,我也開始審視和思考,什麼是「貴族精神」?

苦苦掙扎,用4年時間,走出絕境 雕牌的成功,給了我們很大自信。可以說在營銷打法上,我們摸准了中國市場的脈絡,更懂中國人的感情,不再盲目迷信海外營銷了。 但我們雖有優秀的創意,卻不善於開拓商務市場,這是當時最大的困難。經過了三、四年時間的苦苦掙扎,到2002年,我們才用案例證明自己,公司才有了一定的規模。 英揚傳奇的特點是:深刻洞察時代當下的中國消費者。於是體現在品牌上,就是善於講好品牌故事。每一個品牌,都有自己的情感和故事。就像七匹狼,他的精神是「奮鬥無止境」:

重組僅僅半年,我就提出要解約,團隊給了我全然的支持。但整個市場卻是一邊倒的聲音,很多人勸我說:「資本市場就是這樣,你現在解約,不僅錯過機會,還會給自己帶來信譽上的損失。」

喝酒、咬人、砸東西!一次痛徹心扉的領悟

3)和高手切磋,突破個人瓶頸,把學到的東西變成公司增長的新動能

在正和島你可以:1)結交規模更大的企業家高端人群,幫助你跨區域、跨行業合作

把1分鐘,掰成10分鐘每一個企業家都走過很多彎路,遇到很多挫折和苦難。這些都是應該的,否則幸運怎麼會輪到你? 這些年,支撐我走下來的,最主要的就是做這份事業的成就感。 我們都是草莽出身,我進入廣告行業的時候,中國市場經濟也才剛剛開始。40年的改革開放,我們參与了30年,伴隨着華為、伴隨着TCL走向歐洲、走向世界。 這是一代中國企業的成長曆程,也是一代營銷人的成長經歷。 過去,中國本土廣告公司一味模仿,野蠻增長。我們去戛納、去亞太廣告節,會膜拜外國廣告公司的作品,膜拜他們的案例和創新。 如今40年過去,我們再去戛納,再去亞太,完全沒有那麼大的落差感,更不需要頂禮膜拜。我們用40年的時間,追趕着西方國家200多年的市場變化。 曾經有一次,正和島率主席團企業家出訪日本,與40、50個日本企業家對話。雙方坐在很長很長的桌子上,中間是兩國的國旗,分別代表自己的國家。交流的時候,日本的企業家都正襟危坐,一絲不苟,絕不走神。而中國的企業家卻總是手機不離手,甚至坐得七倒八歪,沒那麼專註。 雙方各有3個代表發言,中方要有一個女代表,就把我叫上去了。我代表中方最後一個發言,我說: 「也許今天,會給你們(日本企業家)很不一樣的感受,中國企業家總是手機不離手,總是一心二用,好像很不尊重別人。但其實,中國的企業家,永遠有一股前進的動力和危機感,我們用短短40年,追趕着世界的200多年,所以我們的時間是掰着花的,每一分鐘都要當成10分鐘來用。我們還有很多不足,所以必須瘋狂地趕路,才能和你們平等對話。等我們努力彌補掉這些差距之後,我也相信,我們的國家也會和你們一樣,必將走向『工匠精神』。『工匠精神』不僅僅是日本的傳統,更是中日兩國文化共有的基因。 相信中國千千萬萬的企業家,一定能承擔起使命,做出更多真正對全社會、對全人類負責任的產品和服務。」

採訪後記(《有鄰》專欄主理人孫允廣)

這個廣告在當時家喻戶曉,情感上的共鳴讓雕牌洗衣粉一炮打響,短短一年多的時間,就超越了寶潔旗下每個單一品牌,成為中國市場份額第一。

蘇格拉底說:「不經過審視的人生,是不值得過的。」 呂曦的故事,給我太多感觸。不是因為她成功,而是因為她審視自己。 人的一生,有兩種處境最危險,一個是在順風順水的時候,容易讓人忘乎所以;另一個是在人生低谷的時候,容易讓人沉溺迷失。很少有人能夠審視自己,割捨眼前小利,懂得惜福知止;也很少有人明白,在人生低谷中,反彈的力量有多大,人生的高度就有多高。呂曦就是做到了這2點。 審視,是生命中自我與自我的一場對話。呂曦說,創業30年,吃過無數虧,這3句話最受益: 在巔峰的時候審視自己,不要忘記謙遜的力量;在低谷的時候審視自己,告訴自己,一個人的胸懷有多大,成就的事業就會有多大;在失敗的時候審視自己,告訴自己,是非即成敗,但行好事,自有前程。

中秋傍晚,他們既期待又害怕,因為他們的爸爸媽媽在外面打工,不能陪他們一起過這個團圓的日子。

今天的主角,是一個十分傳奇的商界女性。

「最近,媽媽總是唉聲嘆氣,我要給媽媽一個驚喜。」

我當時想了很久,我們的立身信仰是「專業負責」,而不是一味增長。2017年年中,我頂着壓力,堅持要解約。除了把當時的併購資金原本退回外,還被罰了1000多萬,等於把自己贖回來了。 這一年,我又經歷了第二次「後退」。 一個15年前,曾有恩於我、讓我非常尊敬的人找到了我,他說他要開公司,但合作夥伴是香港人,不能持有大陸股份,讓我幫忙代持。 我覺得對恩人要講義氣,這樣做法在先前也很普遍,就很草率的地答應了,在公司章程上籤下了名字。 後來這個公司很多欠款沒還,還遇到各種官司,就關門了。我當時並沒在意,事情爆發后,債主追討他們無門。清查之下,發現我是唯一一個在冊並有實業的小股東,於是,就引用「小股東連帶責任條款」,讓我承擔起所有的後續責任。 「咣當」一聲,我彷彿掉入了一個水深火熱,而且深不見底的陷阱里。 我感到極度委屈和不公,四處奔走申告,我說我沒做任何事情,我只是幫別人的忙,沒有參与經營,沒有實際做過任何決策,也沒有參与任何合同和商業行為,我為何需要承擔全部責任?後來我自己慢慢地想清楚,「願賭服輸」,要怪就怪自己法律意識不健全,怪自己在應該說「不」的時候,卻沒有說「不」。於是,我前前後後加起來,賠償了近1000萬塊錢。 這件事情告訴我,永遠不要因為講義氣,就去心懷僥倖。小善大害,所以很多事情都是有果必有因。

被拼圓的月亮,團聚的家人,在一起才是月滿中秋。這裏面折射出中國社會現實困境,呼籲「留愛不留守,月圓人團圓」的價值觀,希望能給社會一點溫暖。 回顧這30年,我非常慶幸,選擇了自己充滿熱愛的一個行業,很多人一生可能都沒有找到一份熱愛。這個過程中,有挫折,也有彎路,但彎路也是路。我們大部分普通人,都希望不要遇到挫折。而聖賢恰恰說,讓挫折來的更猛烈一些吧。因為只有遇到挫折,才能讓我們在事情上去修鍊自己。越大的挫折,就越會讓自己覺悟、反思,對自己的信心提升的也就越大。

做企業不摔幾次跤,是永遠長不大的。 2016年底,英揚傳奇跟一家上市公司達成協議,他們併購我們,把我們重組成為第5大業務板塊,然後扶持我們獨立上市。我當時的心情很澎湃,對走向資本的快車道,充滿了期待。 然而,資本的殘酷性,真的不只是說說而已。要求我們快速擴張,與智慧諮詢行業的屬性不符,這樣下去,無異於殺雞取卵,揠苗助長。而原先的一些資金承諾和資源支持,都隨着政策風向的改變,取消了。

今日关键词:生化危机2重制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