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能借网售处方药机会把医院药品引到零售端-建筑新闻网-宁波最新新闻
点击关闭

处方医院-如能借网售处方药机会把医院药品引到零售端-宁波最新新闻

  • 时间:

关晓彤哭戏

在中國醫藥商業協會副秘書長馬光磊看來,憑方銷售是銷售處方葯的基本邏輯,因此,解決網售處方葯安全的核心是處方管理。

目前藥品銷售渠道主要集中於醫院及零售終端,醫院佔比80%,零售20%,網絡銷售(非處方葯)佔比極小。而在美國,線上渠道藥品銷售佔到近30%。

監管提上日程雖然網售處方葯放開利好行業發展,但落地仍需時日。王岳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或許需要比較長的過程。「短期內似乎網售處方葯給政府監管提出挑戰,但從長遠來看,會更方便政府監管。」

為此,零售終端和網絡終端都為承接處方葯外流做了準備,如電商們布局網上醫院,做好處方權準備等。德生堂在做藥店同時,也發展了醫院、診所、互聯網醫院等業務,有專業醫生,具備開具處方、遠程診療的能力。另外,德生堂的中小連鎖藥店提供執業藥師審方服務,可通過互聯網銷售。

現在一些平台也進行探索,如百洋醫藥集團旗下的易複診搭建第三方處方共享平台。複診患者可通過醫院微信公眾號或易複診APP發起在線問診,且可在線向醫生申請續方,醫生核實患者以往就診信息后,開具複診處方。續方成功后,患者憑短訊可選擇就近的處方共享平台藥店繳費取葯,也可選擇送葯上門。

對於是否放開處方葯網售一直爭議不斷,近一年間,亦是各種支持與反對聲令網售處方葯政策一波三折。

此次新版《醫藥管理法》通過,為網售處方葯發展提供了保障。在北京大學醫學人文學院衛生學教授王岳看來,現在是網售處方葯發展的好時機,各種阻礙正在清除。

這意味着網售處方葯有限制地放開了。業內認為,一旦放開處方葯網售,市場將放量。德生堂董事長龍岩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處方葯市場大部分被醫院掌握,如能借網售處方葯機會把醫院藥品引到零售端,將是一個龐大的市場機會。

馬光磊認為,最理想的方式是通過第三方處方共享平台與醫院HIS系統對接,實現處方葯銷售與醫療機構信息實時共享和互聯互通。醫生問診后,根據患者需求開具外延處方,經醫院藥劑師審核后,再通過平台將處方發送給患者,患者憑處方購葯。

去年10月26日,《藥品管理法》修正案第一次審議;2019年4月二審;二審后,修正案上升為修訂案,並於4-5月間在中國人大網全文公布,公開徵求意見。

放量在即處方是醫院的核心資源,醫院憑藉處方壟斷處方葯市場,約八成處方葯從醫院開出。近年來,部分醫藥電商嘗試將醫院處方流轉到第三方平台,但因觸動醫院利益、無明文政策等原因,收效甚微或以失敗告終。

在龍岩看來,未來二者增長潛力將來自逐步放開處方外流。零售終端和網絡終端雖有增長,但已放緩。中康資訊副總裁李俊國用「當前競爭形勢不容樂觀」形容藥品零售產業發展。

對於網售處方葯,爭議最大的是安全性。「對網售處方葯要求更嚴格,如藥品銷售網絡必須和醫療機構信息系統互聯互通,信息共享,確保處方來源真實,保障患者用藥安全。」8月26日,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政策法規司司長劉沛在新聞發佈會上透露。

8月26日,新版《藥品管理法》第六十一條規定,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藥品經營企業通過網絡銷售藥品,應遵守本法規定,除疫苗等特殊藥品不得網售外,其他藥品都可網售。

王岳向21世紀經濟報道指出,新版藥品管理法和二審稿的根本區別在於允許第三方電商從事處方葯銷售,二審稿已允許生產企業在自己的網上平台銷售處方葯。王岳認為,網售處方葯的前提是核實處方真實性,如做到這點,處方葯網售和線下銷售沒有區別。

「藥品加成已經取消,《基本醫療衛生健康與促進法》也正在審議,其中規定公立醫療機構要納入財政預算,以往利益將打破,醫院處方將可向電商平台轉移。」王岳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

今日关键词:淘集集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