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毅农场模式为“六不用平台+农户”模式-前沿融资讯-定陶新闻
点击关闭

销售地膜-弘毅农场模式为“六不用平台+农户”模式-定陶新闻

  • 时间:

韩国推迟开学

由於停止使用農藥、化肥、除草劑、地膜、人工合成激素和轉基因種子,堅持常年有機肥養地,土壤有機質從0.7%提高到5%,恢復了土壤地力;溫室氣體由凈排放逆轉為凈吸收,潛力達11.5噸二氧化碳當量/公頃/年;從源頭減少面源污染,告別「白色污染」,恢復生態平衡,使農田重獲生機。

平邑農民種地「六不用」「我走這條路太對了。」山東省平邑縣卞橋鎮蔣家莊村的蔣勝林剛領到11月份的1萬多元貨款,興奮地對筆者說。

中國系統工程學會草業系統工程專業委員會名譽主任李毓堂最近兩次現場考察弘毅農場,對其高度評價道:「弘毅生態農業模式從模式上,創立了生物新技術密集配套集成的大農業系統工程模式,實現了農業資源節約、物質能量循環、生態環境優化、優質高產高效、生產成本降低、收益大幅增加,勞動生產率和競爭力大幅提高。」他說,弘毅的秘訣在於近四年來把前九年研發的生物科技單項成果綜合配套應用,達到系統集成。基本實現了兩院院士錢學森講的,發展知識密集型農業產業要把一切先進的生物等技術都用上。

弘毅農場模式為「六不用平台+農戶」模式。弘毅生態農場負責聘請種植、養殖和植保等方面的專家對農戶種植和養殖技術進行全面指導,並對他們的勞動進行分工和管理,農民只需要付出勞動力生產產品,生產的產品由企業代為銷售。

王 卉【編輯:房家梁】

從2006年6月,蔣勝林開始接觸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蔣高明科研團隊,當時研究人員跟他談種地不上化肥、不打農藥、不用地膜,也不用激素,他根本不相信。經過兩年的試種,三年地力轉型,到2011年,他終於種出有機蔬菜和糧食。接着又在蘋果上做試驗,又經過三年,到2014年,蘋果也成功了。

蔣勝林是蔣家莊村的村民,上世紀70年代初中畢業。他是早期加入弘毅「六不用」種植的農民之一,在其經營的10畝土地上,有73個物種,「六不用」農產品銷售的貨架期達355天,其生產的農產品不存在滯銷問題。

從源頭控制有害物質進入農田,不僅實現了農作物高產,而且優質安全,得到了消費者的喜愛,消費者願意以高價進行購買,價格為普通農產品價格的3-5倍,實現了5000-10000元/畝的凈收益。

不施肥、不打葯、不鋪膜……

以害蟲控製為例,農場採用高頻紫外誘蟲燈夜間捕蟲,高壓電網觸殺,害蟲成了雞的食物,達到滅殺害蟲的目的。除了誘殺害蟲,他們還大量培育天敵。由於13年堅持不打農藥,其它捕食性天敵和寄生性天敵,如蜘蛛、捕食蟎、寄生蟎、線蟲、益鳥、兩棲類、獸類及魚類等也出現在農場中。

「我生產的東西幾乎每天或多或少都有送給農場銷售,農場每個月和我結清,從不拖欠。」蔣勝林說。

經過13年的發展,弘毅生態農場在全國推廣基地50家共計20多萬畝,城市消費會員7000多人(家庭),60%的會員來自北京、上海、廣東、浙江等經濟發達省市。

蔣勝林說的農場,叫弘毅生態農場,位於山東省平邑縣蔣家莊村。該農場是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員、中國科學院大學崗位教授蔣高明,帶領團隊建立的實驗型農場,他們的主要做法是「六不用」,即不用農藥、化肥、除草劑、地膜、激素和轉基因種子,轉而使用他們研發的十幾種專利替代技術。他們養殖了300頭牛,全面替代了600畝地使用的化肥,飼料來自廢棄的作物秸稈,另外幾百畝地採用雞糞、羊糞、豬糞、兔糞等動物性有機肥和豆餅花生餅等植物源有機肥;用「物理+生物」方法防蟲;用「機械+人工」方法除草;用粉碎的秸稈或樹葉等替代地膜等。

通過堆肥、深翻、「人工+生物」除草、「物理+生物」法防治病蟲害、保墒等措施,整合「禽糧互作」優勢,弘毅生態農場早在2011年就實現了「六不用」小麥玉米噸糧田(即畝產2000斤以上)。

今日关键词:作家何申因病逝世